首页 / 华人动态 / 在卢森堡七年, 这位中国女性见证了当地的变迁

在卢森堡七年, 这位中国女性见证了当地的变迁


在卢森堡设计节开幕活动上,我经当地朋友介绍认识了史娜,她是卢森堡大公国商会国际部顾问。站在现代艺术博物馆门口散场的人群中,我们快速交换了彼此的微信,没有多聊。

在卢森堡待了四天后,我忍不住给史娜发微信,问她哪里有好吃的中餐,想要一解乡愁。第二天晚上,她就开着车来酒店载我去吃饭。

行驶在周日傍晚的卢森堡,街头似乎有些冷清。史娜解释说当地的商店和餐饮大部分是周日和周一休息,但这里的中餐厅几乎是七天无休的,怪不得此行遇到的当地人都跟我连声夸中国人吃苦耐劳。

史娜带我去的这家中餐厅古色古香,装修上有很多传统的中国元素,但是菜品又非常的“外国”,比如第一道开胃菜竟然是炸寿司。史娜说炸物里不知道是什么,这个前菜她没动筷子。

菜单只有法语的,点菜的任务只能交给史娜。她翻了翻菜单又放下,直接把服务员叫来让她推荐几个菜。史娜是青岛人,但很贴心地为我这个江西人点了几个辣菜。

女人三十,想要更多可能

等菜的席间,她先问我这几天觉得卢森堡怎么样,我们就聊到满街的大选海报。卢森堡大选刚刚结束不久,这是当地的大事,但海报的宣传形式似乎有些老派。

史娜告诉我,卢森堡的选举,每个公民都不能弃权,有一年她在外地没有参与投票,被要求提供不在国内的证明。“因为卢森堡人太少了!弃权就没票了。”史娜微微一笑,接着她告诉我,这次是她所在的绿党取得了好成绩。她还饶有兴趣的给我看结果揭晓时,他们党派庆祝的视频。

我问她是什么机缘下从青岛来到卢森堡,并且一待就是7年。她笑笑说,这一路的经历想起来都觉得很神奇。

她最早是中国海洋大学的老师,教对外汉语专业。有一年,国家希望选拔一些老师外派去国外教对外汉语。史娜回忆道,她曾在1998年去过法国,当时就非常喜欢法国的文化,所以她抓住了这次机会,并一心想再去法国。

那次选拔一共有18人入选,她考取了全国第一,并毫不犹豫选择了法语方向。在北京培训了一年后,她如愿以偿地去了法国,在法国的一个中西部海边城市拉罗谢尔(La Rochelle)。

虽然有了法语这个技能,但外派结束后,史娜回到原来的大学时发现法语用不上。于是她毅然离开了大学,跑到连云港的一个法国公司工作,在那里从事人力资源工作。那是个生产淀粉的公司,一年半后,她便觉得厌倦了,想要寻求更多的可能。

她辞职了,2004年的夏天,31岁的她,没有找到下家,就决定只身去上海闯一闯。她在上海找房子时,碰到一个在上海读过MBA的法国人,发现彼此都会说法语就聊起来了,一见如故。这个法国男人带着创业的野心,而当时的史娜也正在寻找机遇,“帮助欧洲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想法让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他们一起创业了。

史娜的故事充满了戏剧性的转折,她总说自己是幸运,但我发现她的幸运是因为她总能抓住机会,如果机会没有来临,她就会制造机会。

创业期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那是最辛苦也最充实的时光。她需要去跟品牌提案,去开会。现在十几年过去,坐在我对面的史娜还能细数当初接手的每一个品牌。

期间一件小事又埋下了未来的转折机缘。当时卢森堡代表团去上海开会,史娜因为语言能力,被邀请去会上做翻译,她在那个活动中结识了第一个卢森堡人。

六个月后,这个人给她发来信息,说卢森堡要来上海开领事馆需要人手,问她有没有意愿去面试。史娜去面试了,总领事亲自面的,面试了三次,她成为了领事馆的第一个员工——总领事助理。

见证卢森堡经济和政治变迁

说起担任卢森堡驻上海总领事助理的这段经历,史娜说这份工作中做过最有成就感的事是四川地震那一年,她跟总领事提议捐款,一是可以帮助灾民,二是能帮卢森堡建立形象。

那一次,从领事馆内的自发捐款,到总领事跟国家申请拨款,卢森堡成为了当时捐款最多的国家,史娜也为帮助灾区的同胞尽了自己一份力。“不是每个人的工作都可以这么有价值。”她说。看得出来,这也许就是史娜人生辗转中所寻找的某部分意义。

之后的上海世博会,也是让史娜自豪的事件之一。那是卢森堡近代史上第一次参加世博会,那次卢森堡大公来中

国讲话的稿子还是史娜写的。

在上海领事馆工作的5年,不断有其他机会出现。比如她现在工作的卢森堡大公国商会,在当时就希望她能去为他们工作。同时,中国银行正计划在欧洲扩张建分公司,两个工作她都去接洽和面试了。她说,当时的想法就是“谁的offer先到就去那个”,结果中国银行的比商会早了一天。

“无所谓,工作都是可以换的。”说起旁人看起来重要的人生选择,史娜总是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

卢森堡中国银行是西欧地区的总行,回忆起来,史娜说卢森堡非常有远见,比如中国银行是1979年大公来中国时邀请建立的。当时文化大革命结束还没多久,一家银行入驻国外可是需要非常费事的手续,当时的中央常委每个人都签字了。

在卢森堡中国银行,史娜和另一个总行外派的男领导组成了业务拓展部。两年中,他们从卢森堡出发,分别在华沙、斯德哥尔摩和里斯本建立了分行。除了各种出差,与人谈判,她还抓紧一切时间学习,中午和晚上都会去上课学卢森堡语。

史娜说:“有时候,忙都是自己找的。不过付出的总是会换一个方式回报回来,当时认识的许多人,也成为了今天共事的人,多了不少便利。而且能说卢森堡语,才能真正融入当地生活。”

现在,史娜是卢森堡大公国商会国际部顾问,除了和中国的商贸活动,未来也有和亚洲其他国家合作的计划。史娜现在住在卢森堡的Bertrange小镇上,她告诉我它有个好听的中文名字叫白鹤堂。

经她科普我才知道,原来小小的卢森堡有两百多个城镇,彼此其实都很近。除了上下班时段高峰有许多从法国和比利时开车过来上班的人,街道总是水泄不通,其他的时候卢森堡则是非常的安宁。

从与卢森堡打交道,到现在在这里工作和生活,史娜见证了卢森堡这些年的变化,而这个一直寻求转变及努力找到自己定位的国家,跟史娜的性格很像。

“卢森堡最早大兴钢铁产业,后来转型金融。90年代,发现单一经济行不通时,他们开始大力发展经济、卫星、通讯和物流等。英国公投决定脱欧的第二天,卢森堡首相就去伦敦拉企业了。”听得出史娜很赞赏这个小国的实干精神。

同时,她对卢森堡的政治经济环境的稳定和开放包容都赞赏有加。“这个国家的首相和副首相的恋人都是同性,还有更好的证明吗。”

作为一个外国人,在卢森堡生活和工作难免会碰到一些天花板,不过史娜说自己已经很幸运了。她告诉我,卢森堡人从来不请朋友去家里做客,哪怕是再好的朋友。因此,除了会跟人打交道外,把一个人的生活过得自恰,也是一门学问。史娜喜欢收藏酒和艺术品,自己也画画,接着她拿出手机给我看她画的画。她画的卢森堡风景画特别好看,那是她的第二故乡。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14期杂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内容合作,请发送电邮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扫描二维码下载“今日华闻”手机客户端,在线阅读或下载《华闻周刊》精装杂志。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20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