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时尚 / 1978-2018: 当我们在谈旅行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1978-2018: 当我们在谈旅行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好奇斑马”(mlife_london)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公众平台后台留言。


旅行已成为中国人幸福感重要指标的今天,斑马君邀请你乘上时光机,回头看看。在1978-201840年里,当我们在谈旅行时,我们在谈些什么。旅行对我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请系好安全带,这是一场帮你寻回记忆的旅程。


潘安邦《外婆的澎湖湾》

“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

 理想主义与诗 

那个刚改革开放不久的年代,人口的流动性并不高,旅行还不是大家生活中的必要选项。

但是什么都不能阻止大家想出去看看的心。

80年代初,如果想自助游出门住宿必须靠介绍信,否则不能住进招待所,甚至有可能被当成“盲流”拘留遣返。

那些年的介绍信长这样:

吃饭不仅需要钱,还需要一种东西叫粮票。

粮票的使用区域也不同

当出省旅行时,就要备好全国通用粮票


但是80年代,生活逐渐好了起来,关于理想主义和文艺的追求已经开始萌芽。

那时人们连身份证都没有,却同样有“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心。

80年代,我们对时尚似乎更加宽容

直男也有穿热裤出街的自由

到天安门留张合影,排队前往毛主席纪念堂,成为那个年代所有人心里的梦想(不信?问问你的长辈)。

那时候,只有土豪才有自家的照相机。海鸥照相机之于当时的文艺青年,大概价值相当于现在北京三环的一套房。

景点的流动照相摊,生意之火爆让今天的我们难以想象。

据图中的主人公所说,

这是他在北京实习时拍的一张照片,

花费了5元钱。

在那个年代,5元钱是一个成年人两天的饭钱

那时的中国,逐渐向世界打开大门。

有不少外国艺术家探访了“神秘”的中国。


1982年,美国波普艺术家

安迪·沃霍尔在天安门广场


80年代是属于诗人的年代。

那时,男人都是诗人,

女人都是女诗人和喜欢诗人的女人。

现在年轻人最崇拜的名字是马云马化腾,而在八十年代,是西川、北岛和三毛。

齐豫《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那时的中国,几乎每个人都会唱这首三毛作词的《橄榄树》。

三毛让撒哈拉沙漠不再是一个地理名词

很难解释三毛对那一代年轻人的影响,在那个刚刚解冻的中国,是她告诉年轻人,原来人生还可以这么过。

三毛与丈夫荷西

原来人的一生可以不为了崇高的主义,原来人可以不做螺丝钉。

原来人也能做他自己,可以选择漫无目的地流浪,原来人可以为自己去看看这个世界。


 初入花花世界 


小虎队《爱》

“向天空大声的呼唤,说声我爱你。”

八十年代是炙热的,理想的,

在我们以为会一直活在诗里时,市场经济来了。

中国的90年代,是激情和诗意并存的十年。

在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里,他说,那也是新中国最富有生命力、最冲击人心的10年。

那一年的我们,初入花花世界。

1990年,长城上的游客人手一瓶可乐

在当时,可乐是新潮、自由、时尚的隐喻

绿皮火车:最有年代感的交通工具

90年代,坐飞机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于是绿皮火车,穿起了整个中国的90年代。


听说当年坐一次飞机免费赠送茅台一瓶!

当然后来从免费赠送改为免费供应

当时的机票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90年代,高晓松还在清华读书

他坐上了绿皮火车,开始了他人生的旅程

现在高铁出行的我们,也许会记起绿皮火车闷热糟糕的环境,但也同样怀念那时的情怀与坦诚。

因为绿皮火车是除了出发地和目的地之外,

另一个完整并自成逻辑的小世界,

那是一个真实并流动的中国。

1994年沈阳—大连 

90年代的大哥大是身份的象征

1997年哈尔滨—济南

一个人,抽着烟,看着倒退的风景

1994年北京—哈尔滨旅途中的年轻情侣

九十年代,很多情侣都是在绿皮火车上相识的


绿皮火车上的孩子们

总会带一个老式游戏机来打发时间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90年代,家家户户开始拥有电视机,透过电视这个媒介,我们第一次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正大综艺》这句广告词,可能每个90后都听过。

这档由赵忠祥主持的央视综艺节目,可能是九十年代文艺青年能了解世界的最高水平。

《正大综艺》主持人杨澜、赵忠祥

在出国还是件大事的90年代,《正大综艺》的外景主持人们,今天在德国海德堡的大学城,下周就出现在了日本北海道。

他们可以看南极一望无际的冰川,看热带雨林中千姿百态的植物,看北欧清幽的小城,和生机勃勃的非洲大草原。

正大综艺外景主持李秀媛

在90年代,无数年轻人的终极梦想就是做《正大综艺》的外景主持人。

当然,外面世界也很无奈。

李琛《窗外》

“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我将要去远方寻找未来。”

90年代的中国被描述成两种模样,一种是“下岗潮”,整个东北陷入困顿和迷茫;另一种是生机盎然的处女地——经济特区,那里满是机会,遍地黄金。

无数年轻人坐上绿皮火车离开家乡,不再是旅行,带着仅有的几百块钱来到举目无亲的特区,就像风吹散了蒲公英的种子,扎根在这里。

90年代在深圳打拼的人们

后来他们随着商业大潮起起伏伏,有人在潮水之上,有人被浪推走。

但他们都年轻过,年轻时候也都会唱那句“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我将要去远方寻找未来”。

出境第一站:

香港与新马泰

1997,是中国人都印象深刻的数字。

那一年,香港回归。

罗大佑《东方之珠》

“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

香港居民在大街小巷悬挂起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区旗。

紧跟着,1999年澳门回归,“港澳游”成为世纪末最受人欢迎的旅行项目。

庆祝香港回归的霓虹灯

紫荆花雕塑,是1997年的“网红打卡地”

新马泰是港澳游的进阶版。甚至当年很多人以为,这世界上有一个国家,名字就叫“新马泰”。

1997年印刷的新马泰旅游地图

在工资几百块的年代里,去趟新马泰要一万多块钱。在市场经济激荡的90年代,暴富的标志,就是领着老婆孩子去趟新马泰。

90后的公园

对于孩子们来说,当迪士尼乐园只存在于人教版英文教科书时,心中最期待的主题乐园,就是欢乐谷。

那些年,所有跟着爸妈来北京旅游的孩子都听过这么一句话。“好好考,考得好就带你去欢乐谷!”

当然,除了欢乐谷之外,以微缩世界为主题的人造景观公园,也成了那个年代的特殊景象。

马蜂窝用户@老言

90年代在世界公园“巴黎圣母院”前的留念

90年代,大家对于探索世界有着强烈的渴望,全国各地一股风,都在建人造景观公园。北京的“世界公园”,深圳的“世界之窗”都成了旅行的必去之处。

1996年,职工刘丽萍一家三口在“世界之窗”前合影

当时的我们,把环游世界的梦想寄托在那里,但是到今天,境外游已经是家常便饭,一个个人造景观公园也集体落寞了。

今天北京的世界公园里的景观已经破旧


互联网与小确幸 

欧得洋《孤单北半球》

“你的望远镜望不到我北半球的孤单。”

借由互联网,关于逃离的旅行与对自由的追求,从千禧年正式开始。

我要去西藏

“去西藏洗涤灵魂”,是在2000年之后蔓延开来的。

也许是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背包客、自驾族、驴友都在2000年左右诞生,关于旅行的定义被拓宽了好几倍。

拉萨

在前往西藏的路上,国道318成了中国人的景观大道,直到今天,“死亡之路”川藏线依然是自驾游游客心目中的顶级挑战。

318国道

无论是自驾、驴友,他们背后的隐喻都是自由、洒脱、孤独、逃离。

丽江情愫

许巍《蓝莲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1998年,安妮宝贝开始在网络上发表《告别薇安》、《七年》、《七月与安生》。

2003年,安妮宝贝红了,许巍的《蓝莲花》回响在大街小巷,文艺小资的旅行情绪也从那时开始蔓延。

辞职到丽江、大理、拉萨,一住就三五个月,在这里遇到不同于钢铁丛林里的人生真爱,甚至自己就在当地开客栈、酒吧,是当时最让人羡慕的生活。

当然,这种生活方式因为后来泛滥到世俗,与初衷相去甚远而被网友打趣。

他们拍摄古镇街头的一只猫,好像这辈子没有见过猫一样,发在微博上一定是“古镇缓慢的节奏,连猫都变得慵懒”;

他们去酒吧听不入流歌手唱网络歌曲,好像此前没有听过网络歌曲一样。

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说,这波短暂的在古镇寻找意义的浪潮是80年代中国理想主义的余烬,借由互联网,我们重新看到了理想主义。

我们也相信,那些第一波来丽江、并决定为此停留的人,一定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旅途中的笑与泪

00年代,火车票还不能电话、网络购买。

春运之前,火车站前总是聚满了排队买票的人。到今天,各地售票大厅显得非常冷清,窗口前很少有人排队。以前靠“肉搏”抢票的时代已经远去了。

2007年2月6日晚,

北京西站售票广场聚满了排队买票的人

00年代,还没有智能手机。

00年代的我们同样喜欢用互联网记录生活。

ipod里的音乐陪我们度过漫长旅途

最受欢迎的手机品牌是诺基亚

只不过现在习惯了即时分享、视频分享的我们,可能已经忘了十年前我们用诺基亚手机拍摄沿途的一切。等回家后上传到QQ空间相册,或是写日志整理旅途的心情。

00年代,中国人开始有钱了。

在小白领们前往丽江、西藏洗涤灵魂的时候,“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在巴黎、伦敦买空路易威登。

98年经济危机过后

亢奋的中国游客是低迷欧美市场的一剂强心针

直到2012年,中国境外消费达到980亿美元,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

这个位置,我们一坐就坐到了2018年。

北京与台湾

对于中国人来说,千禧年前十年最火的旅行地之一是北京,大家记得2008,就像记得萨马兰奇那句带着口音的“Beijing”。

2001北京申奥成功

《北京欢迎你》唱火了奥运之旅,在鸟巢和水立方前面合影,被大家放到了和天安门前面拍照同样重要的位置。

群星《北京欢迎你》

“北京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

奥运在中国,不仅是一场运动会那么简单,背后隐藏的是类似“终于被认可”的心情。

那个夏天,很多人都哭了。

北京鸟巢

台北夜市

同样在2008年,台湾对内地首次开放团队游。

终于,我们可以看到那个周杰伦歌词里的台湾,偶像剧里的台湾,中学地理课本上一衣带水的宝岛台湾。

F4《流星雨》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

台湾对于90后是特殊的。

那年的周杰伦还在含糊不清哼着双节棍;王力宏深情地唱《大城小爱》;蔡依林还不是现在的“女帝风”,是一个《看我72变》的纯情宅男杀手。

《当代歌坛》红极一时

因为从小觉得台湾发达,从台北旅行回来的我们偶尔吐槽,“怎么感觉台北像个二线城市”,但也会感叹道“台湾,真的很美”。

台湾日月潭

 高铁与网红旅行 


校长《带你去旅行》

“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

2010年往后,属于移动互联网。

高铁:改变中国人的出行概念

“新时代四大发明”中的高铁和在线支付,深刻影响了中国人的出行概念。

高铁重新定义了我们的中国版图旅行,想吃凉皮就去西安,想吃牛肉火锅奔赴潮汕,想看爱豆的演唱会直接上北上广,旅行变成越来越平常。

2010年代兴起的古镇热和高铁的发展密不可分

乌镇、西塘、周庄、凤凰

因为高铁诞生出不一样的活力

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占领全球

2003年10月18日,淘宝网首次推出支付宝服务。2013年8月5日,微信5.0上线,微信具备了支付功能。

移动支付,除了在中国本土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之外,也改变了世界的生活方式。

支付宝正努力在2020年前覆盖整个日本

那一年,我们算不清人民币\韩币或人民币\日元的汇率,也算不清因为带东西绝交了几个朋友。

网红旅行地:

移动互联网巨大的影响力

2012年,微信朋友圈功能上线;

2016年,抖音短视频app上线。

从此旅行地前面只要加上“网红”二字,就更有吸引力。

热气球满天,土耳其的标志性美景

土耳其人民万万没想到,

也许因为一句“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

这个国家成为”2018年中国人民最想去的海外国家top1“。

“西安人的城墙下有西安人的火车”,

西安变成了网红城市;

国内济南、重庆、成都紧跟其后。

抖音让回民街上的一家“摔碗酒”小店排起了长队

从旅行垂直领域的马蜂窝、爱彼迎、穷游网;再到抖音、微博、小红书,移动互联网已经如潮水般改变了我们的社会生活。

十年前,山东在中国第一次打出了“好客山东”的口号,砸重金在央视投放旅游宣传广告,才一举成为了中国旅游大省。

而十年后的今天,一条低成本抖音视频,或是一首只为押韵写的网络歌曲歌词,就能让一座城市变成“网红城市”,让大家争先恐后”打卡“。

2018的网红城市少不了重庆

当然,从微博、抖音、小红书到马蜂窝和大众点评,美景从“无意偶遇”变成“必去打卡”。

移动互联网时代里,我们也许集体少了一些关于“探秘”的浪漫精神。

“都市文化中的人,总是先见到海的图画,再看到海;先阅读爱情小说,后知道爱。”

这也准确的形容了我们当下的旅行。

雪中的故宫

斑马君写到这里,心里有太多感慨。

40年,旅行在中国有过太多样子;

40年,旅行在中国也越来越是它该有的模样。

短短几十年,中国走完了西方国家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走完的路。

在出境游、出游人次、旅游收益都是世界第一的今天,我们的旅行质量也在不断提升。

在巴厘岛的“网红酒店”里度假

老年人不再像旅行刚兴起年代那样“出门拍照,上车睡觉”,他们也愿意在度假中享受亲情;

年轻人的旅行也不再是炫耀性消费,而更倾向于小众旅行、以文学、建筑、艺术为主线的主题旅行。

西班牙现实版《纪念碑谷》

其实这一切,都不外乎在随时给自己好奇的心境,和旅行中发现真实的自我。

就像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所说的:

我们从旅行中获取的乐趣,或许更多的取决于我们旅行时的心境,而不是我们旅行的目的地本身。

旅行的心境,就是我们怀着谦卑的态度接近新的地方。对于什么是有趣的东西,我们不带任何成见。

旅行40年,我们期待更多,期待旅行不再只是偶然或奖赏,而是生活本该拥有的另一种模式。

旅行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们“好奇斑马”,就为此而生。

“好奇斑马”热衷于讨论关于旅行的一切,尤其是海外旅行;涉及多种有趣的生活方式、文化对比,满足你的各种好奇心。

我们的团队,有在一线时尚媒体任职10年,拥有纸媒、新媒体跨平台经验的小姐姐;有“知乎”上的艺术KOL,有“抖音”上的时尚达人;更有一半成员Base在欧洲,不仅拥有跨越东西方文化的视野,更能提供欧洲最热门的第一手资讯。

“好奇斑马”隶属于主营海外投资、财富管理,总部位于瑞士的跨国集团Kylin Prime Group,“生活无国界”正是Kylin Prime Group倡导的未来公民的生活方式,所以全球好吃好住好玩好逛的地方,问我们,靠谱! 

2019,和“好奇斑马”一起,出发吧!

好奇斑马

好奇斑马,热衷于讨论关于旅行的一切,尤其是海外旅行;涉及多种有趣的生活方式、文化对比,满足你的各种好奇心。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239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