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小镇达沃斯:全球政要在此“找药方”
文/摄影 特约撰稿人 曹劼 发布时间:2017-02-02

达沃斯,位于瑞士东南部格里松斯地区,海拔1560米,是欧洲海拔最高的小镇。19世纪时来这里的访客,多半是为了治疗肺结核,当时的不治之症。如今,达沃斯仍然是治病的地方,但除了各种医学话题之外,飞雪连天中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就像一块磁石,总是能吸引到数以千计的名人政要汇聚到这个世界话题之巅。众人谈论的,期望解决的,不是个人痛楚,而是牵动全球政经未来的顽症。

达沃斯每年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总能吸引数以千计的名人政要来此

2017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最大的话题主角之一,并没有到场。他就是在120日(年会闭幕当天)正式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的特朗普。从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垒砌城墙,到放弃与太平洋大西洋地区伙伴国的自贸契约关系,特朗普主义在达沃斯会场,被点名或是不点名的批评了无数次,被毋庸置疑地定性为世界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所面对的新一轮保护主义。但是,美国仍然是世界一流强国,特朗普的总统地位不容置疑。这让多年来一直在倡导自由贸易、全球化精神的达沃斯,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处境。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主题被定为“领导力:应势而为、勇于担当”。

“谁能够应势而为?谁又能勇于担当?人生中第三次来到达沃斯,我会遇到谁?” 从伦敦到苏黎世,空客A320穿越气流,我的脑海子中不断在胡思乱想,直到飞机落地。

轻车熟路,我赶到租车公司柜台领我预租的车。“抱歉,您预订的那款车现在还不能工作,是否可以等一个小时呢?”租车公司的工作人员满脸抱歉地对我解释。但我不想等,因为我希望能在日落前开车穿过雪山,抵达住处。看到我态度坚决,几个工作人员凑在一起一阵嘀咕之后告诉我,公司决定把一辆档次更高的意大利产跑车在不增加费用的情况下租给我。拿着钥匙,我还是不愿相信租车公司会愿意做这样蚀本的生意。“没错,先生您不用付更多的费用,因为我们愿意付出一些代价,留住您这样一位常客。” 工作人员笑容真诚地和我道别。

不知不觉,我在抵达瑞士之后不到半小时,就有了一次“应势而为”的经历。和我打交道的这家租车公司,具体到那些和我在柜台前交谈不到十分钟的瑞士当地人,原本可以对我提出的要求说不,或是表达出无能为力的态度。一旦如此,其实我也只能无奈地妥协。但这些员工的决定告诉我,这家公司的目的就是要满足客户所需,以灵活满意的方式达至交易成功。当然这家公司的终极目标是要留住我的忠诚度。当然,我被留住了。

达沃斯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会场入口

在达沃斯,我也用自己的诚意,留住了一些与会者。在会场入口的停车场,我刚停好车,就看到远处开来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停下来之后,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我仔细一看,是两年前在贝尔格莱德有过一面之缘的塞尔维亚总理武契奇。我急忙上前向这位总理打招呼,求采访。武契奇显然不记得我这个中国记者了,但听我说完两年前在他的总理官邸的晚餐安排细节,还提到他的偶像,前英国首相布莱尔之后,武契奇相信我的确和他不是头一回见。这位豪爽的塞尔维亚领导人不再让秘书阻拦我,说愿意推后原定的美媒专访,先和我在年会停车场来一场专访。

在年会停车场,塞尔维亚总理武契奇接受了我的专访

我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首先谈到的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年会开幕式上发表的主旨演讲。武契奇很高兴自己能够挤进习近平演讲的会场,“因为现场真的是人山人海,我相信今年来达沃斯的很多人,包括我其实最关心的就是中国国家主席的这场演讲”。武契奇说,虽然有关中国元首第一次来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新闻,他之前也看到了。但习近平真的开口演讲后,所言之处还是令他感到既惊讶又感慨。武契奇说,以往像是阻止全球气候暖化、坚持自由贸易这样的话,都是出自西方国家领导人之口。但如今,在这些话题上,西方流露出的往往是犹豫不决,而中国所言所行体现出的是“勇于担当”。 “有些国家说中国经济减速了”,武契奇说,“可别忘了,中国经济减速之后,经济增幅仍然有百分之六以上,试问有哪个欧洲国家可以比肩?” 他说,塞尔维亚多年前一心加入欧盟,但由于科索沃问题,始终未果。这些年改弦易辙,选择与中国多合作。事实已经说明,两国互信已经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塞尔维亚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采访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他赞赏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体育的热爱

来到达沃斯,自然是要和各国的生意人聊一聊天下时局,因为是真金白银的生意,所以通常都不会打诳语。前些年来达沃斯,我接触到的,除了华商之外,还有来自美国、韩国以及印度的商人。而这次来达沃斯之前,我则是给自己暗暗布置了功课——找到俄罗斯商人聊一聊。找俄罗斯商人聊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仍然承受着美欧的经济制裁,特朗普上台之后美俄关系的变数对于俄罗斯商人来说,是否仍是一场塞翁失马式的游戏?

来自俄罗斯食品贸易企业Wilmar Nizhiny Delta的负责人斯德洛克,初次见面就让我感受到俄罗斯人质朴热情的一面。斯德洛克一听我说起在英国听到的关于俄罗斯国民生活境遇的种种后,连忙摇头说英媒的报道有些太夸张。他说,俄罗斯老百姓的生活谈不上美不胜收,但日子过得还不错,否则他的国内食品市场生意早就垮了。但斯德洛克说,很多俄罗斯商人也看出来了,如果只在俄罗斯做生意,终究是做不大。很多业内同行其实并不对特朗普政府有太多期望,毕竟美国是美国,俄罗斯是俄罗斯,何况这位总统一直把“美国第一”的口号挂在嘴边。

在达沃斯,我找俄罗斯商人斯德洛克聊了聊

今年是斯德洛克第一次来达沃斯,来的目的自然是希望寻找到更多的商业伙伴。相比较美国,这位俄罗斯商人更愿意寄希望于欧洲未来的市场。在他看来,脱欧就是英国与欧洲大陆国家如恋人般的一场胡闹,不值得太当真。对于俄罗斯价廉物美的食品,欧洲大陆不会再把拒绝的双手摆太久。对于中国,斯德洛克更愿意和我多聊聊,因为这是近些年他在事业上耕耘最多的市场。在两年前,他的公司决定在上海开设办事处,以放射性的战略布局模式,在上海周边寻找可以进口俄罗斯食品的口岸门户。如今,上海办事处的规模已经达到十名员工,令他感到满意。斯德洛克还开玩笑地说,他和特朗普的思路不同,他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宁波等地,雇佣的都是当地人,而不是非得把这个工作岗位留给俄罗斯人。俄中两国间来来回回,斯德洛克对中国的认识也越来越直观,他说自己喜欢中国字画,爱听中国民歌。

2016年,中国成为了俄罗斯最大的食品进口国。经贸额创下10亿美元的历史新高。我问斯德洛克,知不知道自己公司出口到中国的哪类食品卖的最好。他如数家珍般地对我说是燕麦片。当我又问他哪种卖得最不好,他故意皱眉头苦着脸说,是一些俄罗斯本土产的烈性酒,苦恼自己抓不住中国人的味蕾偏好。

和斯德洛克还有其他一些俄罗斯商人在达沃斯见面的地点,是位于镇中心主道普罗姆纳街上的一家酒吧。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召开期间,这群俄罗斯商人把这家酒吧干脆租了下来,取名为“俄罗斯之家”。在酒吧内外,摆满了俄罗斯的各种点心,热腾腾的茶水免费邀请路人品尝,气氛好不热闹。但我还是好奇,为什么不买一张年会通行证,把俄罗斯的食文化直接带进年会会场里。斯德洛克略显遗憾地解释说,目前俄罗斯商人在达沃斯的处境就是这样,入门会费早已准备好,但不是交了钱给主办方就能获批的。至于原因,你懂的。

今年的达沃斯,天气与往年有所不同,雪没有越下越大,这让我感觉是个好兆头

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召开的那一周,给我印象最深的其实是当地的天气。过去来达沃斯参会,总是雪下得一天比一天大,冰封的路面也是一晚比一晚难走。但今年却截然相反,连天飞雪只在年会开幕前后出现,随后几天居然阳光一天比一天足,晒化了进出达沃斯的盘山公路上的积雪。这让一路自驾的我,感觉是个好兆头。车窗外的雪景,让我想起了托马斯·曼在1924年创作的小说《魔山》,那个揭露现代欧洲思想冲突的故事,所描绘的地点就是达沃斯。历史已经说明,达沃斯既是令各种思想碰撞、迷惘的地方,也是难关破局的起点。就在托马斯·曼创作完成《魔山》的那十年,爱因斯坦也来到达沃斯疗养,并在这里写成了《物理学的基本概念及其最近的变化》,进而让世人了解到什么是狭义相对论。达沃斯,正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主办方所说,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被赋予了帮助来访者们看清日常关注的各项问题的职责。早在1988年,《达沃斯宣言》的签署消弭了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战争。在1992年,重获自由的纳尔逊·曼德拉与南非总统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握手,是南非种族隔离时期结束的关键时刻。在2000年,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的孩子们接种疫苗的国际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成立。

习近平在达沃斯演讲时,曾赞扬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创办人施瓦布,创办的这样一场国际会议,是为解决世界性问题打开了一扇窗。在我看来,世界各地的人们愿意不辞辛苦地上山,来到达沃斯寻求各种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技术争议难题解决方案的原因,也和19世纪时那些饱受肺病之苦的先人们一样,实在是难以忍受折磨带来的痛苦。当年,那些病患之所以能够令自己摆脱肺结核之苦,是得益于达沃斯海拔高,四面环山,空气干爽清新。如今,面对保护主义势力在世界多地重新抬头,第四次产业革命带来的社会争议,地区战争造成的百姓流离失所,领导者们面对达沃斯的地势,就应该明白自己选择,找到自己的药方——进出达沃斯各自只有一条道可以选,所以除了全力前行,应对难关,其实也别无选择。

本文为《华闻周刊》特约撰稿人原创文章,未经《华闻周刊》授权,请勿转载。

曹劼

凤凰卫视驻英国首席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