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新生代:来自基因的国际化
文 林乃绢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发布时间:2017-04-27

“英语、意大利语、中文,哪一个才是你的母语?”这是见到初学(Steve  Heim)时,第一时间在脑海里浮出的疑问。初学笑了笑回应我,“我可以用意大利语、德语、法语和中文沟通,但是英语‘应该’算是我的母语。”在我眼前的这名“瑞士人”,有着东方人的乌黑发色、西方人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细长的眼睛、高挑的鼻梁、尖细的下颚,还有欧洲白人的白皙肤色。在亚洲人较少的瑞士街道上,初学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多元文化背景源自基因

“我爸爸是瑞士人、奶奶是美国人、妈妈来自台湾、外祖父来自山东。但我在瑞士意大利语区长大,从幼儿园就开始学意大利语。”访谈过程中,我和初学用英语交流,偶尔穿插几句中文。他说,全家人在一起时会以英语沟通,跟妈妈对话时常会说中文,“我习惯用英语的方式思考,但讲意大利语时会不自觉提高音量。这很奇怪,我自己在语言转换时都不会发现其中的差异。”他的多元文化背景给了他多种语言的能力,就像是许多瑞士人的缩影。

“我的家庭很特别,家人关系很紧密却也很独立,不像是一般瑞士家庭。”初学解释,因为他和家人不会过度依赖彼此,但却非常珍惜聚在一起的时光。他分享道,以前在苏黎士读大学时,平均每两三个月才会回家过周末。“每次回家,我们会花大部分的时间聊天、规划出游或者一起参加户外活动。”此外,每年夏天,全家人会和祖父母一起出游度假。 

初学笑说,瑞士意语区的学生出外读书,通常每个周末都会回家。“我的表兄妹们甚至会天天打电话回家,我很难理解。“虽然和家人的互动不像其他瑞士家庭这么亲近,初学却认为家人非常重视彼此的想法,“记得小时候,父亲做贸易相关的事业,即使我是工程专业背景,但每当遇到面临公司重要的决定时,我们都会被邀请加入讨论并提供个人意见。”这并不是一般家庭的常态,所以初学认为他的家庭互动模式比其他人更加密切。


非典型瑞士人

“很难去定义典型瑞士人的特征,因为这取决于你来自瑞士的哪一个区域。”初学告诉我:“在这个国家,至少有三种典型的瑞士人。”因为三大语区之间的差异非常大。

初学认为,瑞士不同语区的价值观或生活习惯完全不一样。举例而言,德语区人就像刻板印象中的德国人,想法直接、做事认真专注、重视工作。“当德语区人正在做一件事时,他们会完全按照指定步骤或规定走,即使这些过程很烦人,他们一样不会抱怨继续做。如果及格标准是95分,不管大事或小事,他们要求自己每一天都做到95分。”

换成意语区或法语区人,更加有弹性,更重视享受生活。尤其是意语区人不太有原则,他们通常不会遵从规章,“你没办法要求意语区人做他不想做的事,但是,如果你能说服他这是一件重要的事,他们会把它做到100分。”

另外,初学根据个人求学经历指出法语区和德语区的差异。他的大学时期在德语区苏黎士读书,曾有一学期到法语区城市洛桑(Lausanne)交流。当时学校内提供体育课程,德语区的学校拥有非常多种运动设备,所以学生可以自由选择有兴趣的运动,但是,你必须要自己摸索,按照规定逐步学习。

法语区学校虽然没有这么多样化的选择,但运动课程都是针对初学者,当你选择其中一个项目后,课程教练会一步步协助学生,过程中可以得到很多支持,“人们会非常欢迎你、帮助你,鼓励你勇于尝试。他们更善于社交、倾向对外分享,而且勇于尝试新事物。”


国际化新世代

初学目前在德国斯图加特研读博士学位,“从瑞士到德国学习的人不多,因为我的专业是生物机器人科学,以工程学的角度研究动物自然运动的方式。目前世界上做类似研究的实验室不多,所以我先前在日本东北大学留学两年,现在继续在德国学习。”

“在日本学习时遇到很多生活上的困难,我感觉日本人对外来人群有极度的种族歧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文化冲击。”初学语气显得沉重地说道,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种族之间的隔阂,不仅是和当地人的相处,包括租房政策也会直接拒绝出租给非日本人。他语带无奈地说,在瑞士卢加诺长大的他,直到中学时才认识其他亚洲人,在这样一个邻居几乎彼此认识的瑞士小镇里,他从来没有感受到种族歧视。“小时候的玩伴曾经很好奇我的眼睛形状跟大家不同,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亚洲人的样貌。在欧洲生活,即使你来自不同族群,你也不会受到负面的对待。但在日本生活的经验,让我了解所谓的种族歧视,也帮助我成长很多。”初学替那段日子做了总结:“我不会想到日本居住,但日本还是我最喜欢旅游的国家,因为日本人总是对游客很友善。”

“作为瑞士人,很多优势是与生俱来的。”初学以瑞士人十分在乎生态环境为例,“我们能够负担更多费用来让国家更加稳定。”初学也提到瑞士实行义务役制度,“我19岁那年服兵役,来自不同区域和社会背景的人们凝聚在一起,才造就瑞士的团结现状。”他认为,征兵制是稳定国家的核心基础,也是瑞士在欧洲国家中显得独特的特色。

当我问起初学关于他的自我认同时,他给了一个让人进一步思考的方向,“事实上,我觉得自己不属于三种瑞士人的任何一种。即使我在意大利语区长大,但我有很多生活习惯更类似德语区的人,而且我同时受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影响,所以很难去形容自己的文化认同,但我认为每一个文化对我而言都是紧密连结的。”如果问他是哪里人,初学说,“小时候我曾经疑惑过,我有一部分亚洲血统、一部分美国血统,但其实,我是完完整整的瑞士人。”他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本文出自《华闻周刊》第207期精装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