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做不说”的斯洛文尼亚 | 开卷语208期
文 张雪 插画 公静 制图 储泉山 发布时间:2017-07-13


华闻 · 开卷语

斯洛文尼亚常被称为“没有历史的国度”,因为作为一个1991年才获得独立主权的国家,它实在没有太多“之前”的故事。而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斯洛文尼亚不仅没有“之前”的故事,也几乎没有“之后”的故事。

关于斯洛文尼亚,人们的印象仍然停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南斯拉夫解体”、“东欧剧变”等等事件之上。然而,在那之后这里发生了什么?发生之后又如何了呢?人们知道得并不多。

在《华闻周刊》本期的采访和调查中,我们发现,尽管导致人们对斯洛文尼亚了解甚少的原因有很多,但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却不得不提,那就是斯洛文尼亚是一个“只做不说”的国家。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几乎所有的中东欧国家都出现了“经济转轨潮”。所谓“经济转轨”,就是从基于科学主义、理性主义的“计划经济”,转变为更具自由主义色彩的“市场经济”。

在这个过程中,动静最大、名头最响的是捷克、波兰和匈牙利。在这个过程中,这几个国家的精英们,对于本国的经济转轨模式,阐释得很完整,争论得很大声,外界的媒体曝光也很充分。

无论是捷克以全民证券分配方式进行的“大众私有化”,波兰以职工持股方式实现的“内部人私有化”,还是匈牙利大量引入外国资本的“外资持股私有化”,都早已被人们所熟知。

在转轨初期,这些国家的经济都出现过急剧的衰退,但几年后,它们都陆续走出了困境。

现在,捷克、波兰、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亚四个国家被归为“中欧国家”,因为它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已经将其他八个“东南欧国家”甩在了后面。但奇妙的是,这四个“中欧国家”中,斯洛文尼亚的经济转轨和发展历程,却较少为外人所知。

斯洛文尼亚那时候在做什么呢?它没有大声嚷嚷“转轨”、“改革”和发展市场经济的口号,但它一直在闷声做这件事。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斯洛文尼亚自身也遇到过一些困境,但它仍可以说是中东欧经济体制转轨最为成功的国家之一。

近年来,当欧元区出现经济危机时,斯洛文尼亚继续保持了“只做不说”的风格。《华闻周刊》本期特约撰稿人提到,欧元区经济危机发生后,斯洛文尼亚当时也几乎快要成为欧盟救助的对象,但该国没有向欧盟伸手,没有像邻近的希腊、意大利等国那样,闹腾得举世皆知。而是自己默默扛下了经济危机下的种种重负,埋头寻找自己的解决方案,最终又自己独自悄悄地走出了危机。

“只做不说”的风格,一方面使得斯洛文尼亚的知名度不高,另一方面又让它具有了被世界重新发现和发掘的潜力。在西欧国家遭遇经济和政治的困境、英国“脱欧”谈判前景不明以及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布局和“16+1”规划带来更多机遇之际,欧洲发展的新引擎会出现在哪里?人们开始把目光投向了之前被忽视的中东欧地区。

而毫无疑问,斯洛文尼亚是中东欧地区最值得关注的国家之一。这也正是《华闻周刊》本期要去深入探索斯洛文尼亚这个国家的原因。


《华闻周刊》杂志208期目录及订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