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孩孙洁:越来越适应瑞士,但仍想回国
文 刘雅静 发布时间:2017-07-14

从上海移居瑞士的孙洁,结婚之后开始学的德语,她并不觉得难。德语水平“嗖嗖地”从B1提升到了B2,日常沟通、生活都毫无压力。可是,也有让孙洁觉得委屈的,过去在中国的职场经验,到了他乡,统统不作数了一样,一切又得从头开始。现在,她辞掉了上海大公司的工作,在卢塞恩的一家小企业上班。

与瑞士的缘分

第一次在上海见到安德里,孙洁内心闪过一段独白:大眼睛、高鼻子和大高个儿,我以后的先生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于是两人相恋。2013年,孙洁赴瑞士,举办了婚礼。


孙洁与老公在上海相识

初到安德里的故乡——卢塞恩周边的一个小村庄,山清水秀的,可少了国内的喧闹,孙洁也有点不适应,“好怀念国内的夜生活,热气腾腾的大排档,热热闹闹的集市,招手即来的便宜出租车,星期日不关门的商场,饿了下楼就有的各种小店,一个电话就能上门的外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淘宝……”说到这些,孙洁有些刹不住车。

想解馋的时候,就去卢塞恩仅有的几家中餐馆,厨师是国内请来的,酸菜鱼、水煮牛肉和锅包肉这些中国名菜,这里都能吃到。她说,其中一家卡米拉餐厅最地道,孙洁称其为“良心菜”。

孙洁所在瑞士小村庄的家门口冬景

是“种族特色”,还是“种族歧视”?

孙洁的先生安德里有时会看着孙洁说:“你的眼睛怎么是一条线,鼻子怎么那么平。”但更多时候,老公会赞美她“Klein aber fine”(小而精致)。

孙洁补充道,“其实我160厘米不到,买衣服至少要大码,在中国人里,完全是女汉子型。”可令她骄傲的种族特色,也让孙洁在公交车上经历了一次不愉快。

当时是夏天,她穿了一件吊带(孙洁补充,就是普通的吊带,并不过分暴露)站在车厢中间。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在一旁注视着她,孙洁觉得长时间对他视而不见不太礼貌,就和老人家用瑞士德语打了个招呼。结果这老人并没有微笑回应,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孙洁,碰了碰她的胳膊道:“Sorry, I am too old.”(对不起,我太老了) 孙洁没听明白,他又大声重复了一遍:“Sorry, I am too old. ”整个车厢都被这句话吸引了过来,一车厢的瑞士人都注视着他俩。

在这种情境下,她才反应过来:这个老头以为她从事特殊职业,故意搭讪他呢!孙洁顿时感觉像吃了只苍蝇,没坐两站就悻悻地下车了。事后,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又把此事告诉了先生,安德里说,这里奇怪的人很多,不用往心里去。

越来越适应,可仍想回国

除了这个“公交老头”,孙洁遇过的其他瑞士人都很好,“他们凡事都有章法,尊重他人也乐于助人。”

孙洁与家人朋友一起去看球

在什么时候才觉得自己被这个社会接纳了呢?孙洁觉得,还是要热爱当地的文化,学会他们的游戏规则。

孙洁所在的村子需要活动志愿者时,她都会积极参与,她还加入了村里的运动俱乐部,并在一年一度的俱乐部会议上获得了大家举手表决通过——让她掌管财务。要知道,瑞士人民非常重视投票,每一票都是他们对孙洁的信任啊。

尽管瑞士很好,孙洁也表示不排除以后回国发展,“毕竟那是我熟悉的地方。如果回国,我和先生一定会一起回去。”此生如能有一半时间在中国,一半时间在瑞士,孙洁就觉得完美了。

原载于207期《华闻周刊》杂志。本文为原创文章,未经《华闻周刊》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