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些背着我默默努力的人,我“丧”真的错了吗?
文 谭立人 发布时间:2017-08-15

大家好,不知道你的周末还好吗?

早晨一到办公室,大家就开始热烈的讨论起周末去了哪里玩,上了什么进修课。

华闻君的好朋友加入了早起打卡的行列,早上五点起床去健身,听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早上健身房这么多人,这些背着我们偷偷努力的人...

听说周一是一周中最“丧”的一天,年中是一年中最“丧”的时刻。

在年中的某个周末,我仍然没做什么了不起的事。

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不努力真的好舒服啊...

看看下面这些世界各地的懒人们,心理就平衡了许多,原来“丧”的不只我一个。

英国《每日邮报》今天整理了世界各国人民想着法子偷懒的图片:

能坐电梯绝不走路的↓


能坐着绝不站着↓

能躺着绝不坐着的↓

能代步绝不走路的↓

遛狗也要开车的↓

工作也要“躺尸”的↓

打游戏也要“躺尸”的↓

看剧只动眼睛的↓

不到活不下去绝不扔垃圾的↓

总之是各种怎么懒怎么来↓

你肯定听过以下的鸡汤:“咸鱼总有翻身的一天”、“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有时候不逼自己一把不知道自己多优秀”……

但在“丧文化”里,就变成:

“咸鱼总有翻身的一天,但翻身后还是咸鱼。”

“比你优秀的人还在努力,你努力还有什么用。”

“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


《奇葩说》有一集决赛辩论的题目是:没有上进心我有错吗?

一档娱乐节目变成了催泪辩论。像我们这种人,要如何为自己的渺小辩解。

当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不公,有努力也无法实现的瓶颈,有许多无奈又心酸的时刻。

当所有人鼓吹成功、上进、你要努力赶超父母老去的速度的时候。

能不能允许我,在我感到无力的时候,偷偷地“丧”一会儿。

每当我用玩笑和自嘲的方式开脱时,只有这一刻,我觉得我将残酷的生活戏谑了一番,而不是任它蹂躏我。


“丧文化”的流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丧”是真实生活的体现。

“丧”揭露了当代年轻人的无奈

“丧”这种心理状态实际上揭露出许多当今社会的现实问题:婚育、就业、房价、薪资等,年轻人正面对的种种压力。

努力也无法上升的阶层,反而每时每刻都要经受“不上进”的威胁。鸡汤和成功学成为我们鞭策自己的麻醉剂。

不是不努力,而是偶尔的“丧”反而像一种清醒。


中国青年其实不敢真“丧”

很多主流媒体都公开发言,认为年轻人应该朝气蓬勃,积极向上,他们担心年轻人会因“丧”虚度年华。

实际上,他们多虑了。“丧文化”流行是一回事,但对未来绝望,真正放弃自己的中国青年其实少之又少。

有一点心酸是因为,中国青年不敢真“丧”。

出国后,华闻君看到很多同龄的年轻人gap year四处游玩,不工作不赚钱,想去哪去哪,远走他乡,就在海边晒晒太阳和朋友聊聊天。气得直跺脚,二十几岁太不求上进了!

后来我明白,完善的社会福利和价值观让他们少了很多担忧,不必担心自己或父母生病就医的费用,不必担心不在什么年纪做什么事的世俗压力。

原来,“我只想晒晒太阳,得过且过”是最大的奢侈。



“丧”是青年人的自嘲

身为独生子女的一代,成长过程独享了全家几代人全部的爱。但长大进入社会后,却承受着社会转型、飞速发展,所需要独自面对的巨大压力。

“丧文化”像是一种解压。

因为现实和理想之间总会有差距,久而久之,人就会焦虑。而“丧”的自嘲,不仅能降低自我和他人的过高预期,也是对抗焦虑的一种办法。

其实大多数叫嚷着“不想上班”的年轻人,并没真想“瘫”一辈子。


“有高度的丧”:“丧”之外的思考和价值

在“葛优瘫”的带领下,悲伤蛙、长腿儿的咸鱼、马男波杰克、鲍比希尔等善于散播毒鸡汤的”丧"代表们占领了年轻人的表情包和社交语言。

华闻君还是个“丧剧粉”,喜欢“马男”的毒鸡汤、日本青春片《濑户内海》里无聊又好笑的青春,还有刚追完的英剧《伦敦生活》,那个时刻都在OS的大龄未婚女青年,那个腹黑小婊砸。

“垮掉的一代”在“丧”中创作了令人深思的作品,比如《猜火车》,让人在“丧”中思考生命和意义。最近华闻君很喜欢的一部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也是又“丧”又美。

好像这才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尤其在年轻一无所有的时候,爱情分分合合,工作辞了又找,时常站在迷茫的路口。

更别提生活里隔三差五的小意外:伦敦地铁又罢工,出门走了一半才发现手机没带,印度的客服实在太难沟通...

我们太容易“丧”了,可是我们不敢大声说出来。

因为你讲出来就是在抱怨,我们其实比谁都害怕负能量。

丧是我对这个世界温柔的反抗

其实啊,“丧”没有那么严重。

只是当我长大,进入社会,感受到压力、时间不够用、自己不够好的时候,我想像一个孩子一样“赖”一会儿~

不是消极,不是不上进,而只是我孩子般的任性。我甚至觉得,只有在把这些“丧”完完全全地表现出来的那一刻,我才是真正不丧的。

而且,这不是动物的天性嘛?哈哈

正是因为我们热爱生活,所以才允许自己偶尔丧一会儿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