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积极谋求唐人街转型
人民网 发布时间:29天前

从东南亚到大洋洲,从欧洲到美国,几乎在世界各地,我们都能看到竖着牌楼的唐人街或者中国城。曾经的唐人街是漂洋过海、身处异乡的华人们的栖身之所、生养所依。但近年来,伴随着各国社会的发展,许多唐人街里“中国元素”越来越淡,关于唐人街“衰落”的叹息也屡见报端。

日渐凋零

据澳大利亚当地媒体近日报道,近来,由于新一代华人不愿意接手父辈们在唐人街的生意,街上许多店铺开始渐渐消失。伴随着其他族裔到这里买下产业或做生意,变化已经不可逆转,有着近200年历史的悉尼唐人街可能很快就会成为过去式。这里现在不只有华人,还聚集了韩国人、日本人、泰国人、马来西亚人以及新加坡人,甚至还有很多白人商店夹杂其中。整个社区的组成都变了,不再是中国人聚居地,商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悉尼的这一现象不是个例,全球的唐人街都在同样的境况中,面临消失的威胁。许多地方,曾是城市地标的唐人街规模日渐萎缩:华人商铺林立的景象难再见,昔日盛景呈现寥落之势。

温哥华唐人街是北美最大的华埠之一,这里不仅有繁多的华人商铺,也汇集有上百年历史的中华会馆堂所老楼、孙中山来温哥华时曾下榻过的酒店等等,一段段历史都在诉说着这里往日的荣光。

“7年前刚到温哥华的时候就去了唐人街,很萧条,年轻的移民都不愿意去,只有年纪大的还留在那里。朋友介绍的时候还说,你自己一个人别过来,治安不好”,生活在温哥华的李洁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纽约唐人街,时髦的咖啡馆和精品服装店正在取代中国人开的面馆。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过去十年,纽约唐人街的亚裔人口减少了15%,尽管整个纽约的亚裔人口增加了30%。同一时期,在旧金山唐人街及周边地区,亚裔人口减少了23%左右。

离开华埠

对于这一现象,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院教授张应龙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衰落的是一些传统的唐人街,也有新的华人聚居区在崛起。但传统唐人街的衰落原因是多方面的。”他认为,许多唐人街处于市中心,伴随着城市发展,中心区域交通阻塞给唐人街发展也添了不少“堵”,生活的不便使得人们开始出走;有些人在唐人街发家以后,会跑到别处购置更新更大的房产;还有些地区因为城市重建的需要改造旧的唐人街,但在新楼起来以后,老住户无法负担租金,无奈搬离。从伦敦唐人街到旧金山唐人街,这样的现象普遍存在。

以美国波士顿唐人街为例,这里曾有近百家华人经营的店铺,凝聚近10万波士顿华人的向心力,是北美最大的华埠之一。这里正处于波士顿市中心,可谓寸土寸金,连年来飙升的房价迫使普遍低收入的当地居民难以负担而被迫搬离,富裕的商人替代了新移民入住这里。据当地媒体报道,身处交通要塞的唐人街如今早已车满为患、人群熙攘、地面肮脏不堪。大量来往车辆带来的汽车尾气让这里空气变得污浊不堪。

美国华商总会顾问蔡文耀也坦言,近年来美国一些唐人街确实有衰落的迹象。他说:“这与唐人街的形成是有一定关系的。以前的移民在语言、文化上与当地社会存在诸多障碍,他们喜欢聚在一起保障人身安全,同时也能够在唐人街找到工作。但许多新移民不一样,他们学历高、语言能力和工作的能力都很强,不一定选择住在唐人街了。”

此外,像社会治安的恶化、新的商业中心的兴起都是唐人街衰落的催化剂。但总的来看,各地唐人街没落,华人及华商的出走是最直接的原因。“没有华人的唐人街,还叫唐人街吗?”

寻求转型

随着越来越多华人走出唐人街,诸多新型华人社区开始兴起。有观点认为,这说明“唐人街”的范围也在不断扩展,中国文化也在这一过程中融入到了当地,新一代华人与主流社会更加融合。

但不论华埠兴衰如何,作为海外华人的“精神家园”,唐人街的未来始终牵动着当地华人的心。

今年8月,美国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一座被当地华人视为文化地标的中国文化中心一夜间被“去名”,建筑风格也面临大改,引来不满。数百华人游行抗议,要求政府保护这处中式建筑。5月,温哥华华人组织发起抗议活动,希望政府能够限制华埠楼层的建设高度,以保留华埠风貌。

如果说“捍卫”唐人街是一种无奈的选择,那么发展唐人街则是推动华埠转型的积极做法。

张应龙说:“在一些地方,唐人街作为历史街区,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和保护。在日本横滨、神户、长崎的三大华埠,当地政府就很有意识地与商户合作,努力推动唐人街成为当地的观光资源。”与之类似的还有伦敦,伦敦的唐人街已经成为外国游客喜爱的景点,在伦敦政府的支持下,唐人街每年春节举办的游行活动,已经演变成为当地重要的节日。

虽然近年来唐人街的发展出现了新的变化,但它的存在依然重要。这里有众多的侨团组织,也是主流社会与华人沟通的桥梁。每到选举季,政客们就会到唐人街拜票,寻求支持。蔡文耀说,“唐人街短期内不会消失的,只是如何自我转型、重焕生机,这是值得所有新老移民们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