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轻阅读 / 探访切尔诺贝利:只有来这里才能感受末日的恐怖

探访切尔诺贝利:只有来这里才能感受末日的恐怖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华闻派”(ukwutuobang)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编者按

本文作者子川曾作为BBC中文部记者,三次去俄罗斯采访报道。今年8月末,她到访了乌克兰,并参加了切尔诺贝利禁区一日游的行程。她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下了现在禁区的真实情况。


1986年4月26日凌晨发在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四号反应堆发生的爆炸,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之一。爆炸发生之后,前苏联政府并没有第一时间对外公开,直到几天之后,放射性辐射云层飘至瑞典才被外界发现。

33年过去了,如今,四号反应堆已经换上新的掩体“石棺”,当地核辐射水平也已降至安全水平,官方确认的直接受害者只有数千人。

▲普里皮亚季城市标志(摄影:子川)


尽管关于切尔诺贝利的文学和影视资料这些年来层出不穷,HBO/Sky今年播出的迷你剧《切尔诺贝利》却依然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该剧将事故发生当天和后续的情况还原,获得赞誉的同时,也有人质疑一些情节不符合史实。

我曾经三次去俄罗斯采访报道,对乌克兰和切尔诺贝利相关话题也一直都非常感兴趣。得知切尔诺贝利禁区已对游客开放之后,很快预定了去基辅的行程。

到基辅的第二天,我踏上了前往切尔诺贝利禁区一日游的行程。

▲普里皮亚季一幢居民楼(摄影:子川)


禁区受到乌克兰政府的严格控制,共有9家公司有资格带团去参观,游客必须参团。所有参团者在预定的时候就提交了护照上的身份信息,在禁区入口检查站经过核对才能够进入。

每个人拿到的电子票上印有注意事项:禁止对着安保人员和设施拍照、禁止穿短袖衣物、禁止坐在禁区地面、禁止在禁区开放区域吃喝、禁止在禁区吸烟饮酒等等。

乘车进入切尔诺贝利禁区,道路虽然颠簸,周围树林却可以用茂盛来形容。打开从旅行社租来的辐射测量仪,车里的辐射水平低于每小时0.30微西弗(微西弗是放射性剂量的计算单位之一,对普通人来说,每年正常的天然辐射为1000~2000微西弗。一次性遭受4000毫西弗会致死),在安全范围内,超过这个水平就会发出警报声。

路过一片树林时全车人手中的测量仪先后“哔哔哔”地狂响起来,辐射水平达到每小时3-4微西弗。导游告诉我们,刚刚经过的小区域是名声在外的“红树林”,核污染程度之高,在禁区也是首屈一指。透过车窗确实可以看到两旁树木的树干因为污染而呈现出令人触目的红色。

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前苏联当局下令周边所有人撤离,但当时只是说离开几天,多数人完全想不到,这一走就是永别。

走进禁区Kopachi村的一家幼儿园,测量仪再次不断发出警报,这里的辐射程度也高于每小时3微西弗。

这里的几个房间包括小朋友们的卧室,一排排的儿童床还在,但已经非常破旧。到处都是破家具、灰尘、废纸。

▲禁区内Kopachi村幼儿园卧室近景(摄影:子川)


随后我们前往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厂区。站在四号反应堆前,仅被允许在这特定的小区域朝着特定的方向拍照。

就在今年7月乌克兰新总统泽连斯基为新落成的掩体“石棺”正式揭幕,罩在当年匆匆建造的破旧掩体上。目前这里的辐射程度没有超过每小时1微西弗。这座半圆形的掩体据称能够安全运作100年。

午餐时间,我们被安排来到一个专门接待游客的餐厅用餐。

▲进入餐厅必须经过人体辐射测量仪的“考验”(摄影:子川)

▲这个餐厅就像一个员工餐厅(摄影:子川)



▲餐厅的厨房是半敞开式的(摄影:子川)

▲餐厅供应的食物(摄影:子川)


距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只有3公里的普里皮亚季是禁区参观活动的重中之重。

▲普里皮亚季有危险警示的地方,也是辐射最高的区域(摄影:子川)


这座城市因核电站而诞生,当时的5万居民就是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和家属。所有人撤离之后,这里变成“鬼城”,也成为一些文学作品甚至电子游戏的创作背景。

▲普里皮亚季中心广场的文化宫(摄影:子川)


行走在普里皮亚季,看到居民楼、文化宫、学校、超市、体育场、游乐场、咖啡厅,很多建筑早已成为危房,所以很少允许游客进入建筑内部。

▲普里皮亚季市中心的一家超市(摄影:子川)


由于核电站工作的特别之处,这里的食品和生活用品供应都超过当时前苏联的平均水平,能在这里工作生活是非常令人艳羡的事情。

▲普里皮亚季体育场看台(摄影:子川)


事故发生时“鬼城”刚刚建好一个全新的游乐场,原定于当年五一国际劳动节那天正式开放,但4月26日发生的核爆炸改变了一切。

▲普里皮亚季游乐场(摄影:子川)


如今,游乐场上的大型设施都还在,尤其摩天轮非常显眼。最近一段时间,不断有外国网红争相来到这里打卡,拍摄各种姿态的照片,甚至有人拍半裸照,非常令人遗憾。

▲“鬼城”普里皮亚季的摩天轮


我们被允许进入一座居民楼参观,只有10分钟的时间,不能说话,而且被要求关掉辐射测量仪。

▲普里皮亚季的几幢居民楼(摄影:子川)


建筑的内部到处都是一片狼藉的样子,尘埃漫天,只留下一些破旧家具。这里的情况令人不仅感叹连连,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切尔诺贝利职工的家。

▲普里皮亚季一幢居民楼内部(摄影:子川)

▲普里皮亚季居民楼信箱早已锈迹斑斑(摄影:子川)

▲普里皮亚季一家医院大厅(摄影:子川)


禁区一日游的最后一站是切尔诺贝利城。这里有一座很小的东正教教堂。这里的守门人老先生Roman曾经是附近电厂的工程师,核爆炸之后,他留下来继续工作直到退休,目前仍然居住在附近,为教堂义务服务。

▲为教堂义务服务的Roman(摄影:子川)


Roman老先生对游客的到来没有意见,也愿意看到切尔诺贝利的故事被更多人所了解。

▲Roman义务服务的教堂(摄影:子川)


就在7月初,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切尔诺贝利新“石棺”揭幕仪式上宣布下令开发禁区旅游业,使其成为官方旅游目的地,为各国游客提供更多便利。

BBC曾引述泽连斯基说:“切尔诺贝利是地球上一个独一无二的地方,在一场巨大的灾难之后,大自然已经重生;我们必须向世界展示这个地方,向科学家、生态学家、历史学家和游客展示这里”。


华闻派

《华闻周刊》官方微信公众号——华闻派(ID:ukwutuobang)。读华闻,看世界可以更直接。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Chen Money: 今年新出了反洗钱法,这些学生都大胆作死,肯定会被杀鸡儆猴的,如果不没收,那么会被其他案件引用,以后洗钱就更猖獗了,一定会严判。律所的朋友说,钱是不可能退还的,因为这些人根本不可能证明自己没有参与和不知情,更何况一大堆现金存你卡里,肯定多少知道是偷税或者交易毒品的脏钱吧。犯罪记录也是一定会留下的,到时候这些人会在欧洲留下犯罪记录,以后入境英国都难。如果可以还是早点回国吧,至少不会去服刑做义工。大使馆根本不可能为了真的犯罪而和英国执法调查机构撕,人家是人赃俱获。放过你,以后怎么儆效尤。 查看原文 08月23日 18:38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0.167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