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直布罗陀西侧向东走,穿过灰白色的石砌城门后,一路都在爬坡。除了地势的起伏,走着走着,还有一种穿梭时空的魔幻感。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直布罗陀到底有多“立体”,它又是如何通过自我重塑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在本期的《华闻周刊》中,你或许能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