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英议长咆哮体“拉架”再度翻红!叫板梅姨、被指霸凌…都没能把他拉下马

英议长咆哮体“拉架”再度翻红!叫板梅姨、被指霸凌…都没能把他拉下马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华闻派”(ukwutuobang)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editor@thechineseweekly.com。



英国下议院这段时间可热闹了,为了“脱欧”一事基本上天天开会“吵架”,而英国下议院议长约翰·伯考(John Bercow)却因或严肃、或卖萌或结巴地“拉架”,在全球又圈了一波粉,再度翻红。

除了他花样百出的咆哮体外,他五颜六色的领带也颇为抢镜。

到底伯考是个什么来头?他的工作真的就只是“拉架”?他的权力又有多大?今天华闻君就来扒一扒。


花样演绎说“Order”的百种方式


说到伯考,不得不提到他标志性喊“Order(肃静)”的方式。关于他的各种视频也在社交媒体上刷屏了。



中国的官媒还总结了伯考说“order”的几种类型。

咆哮型:作为“英伦咆哮帝”,扯开嗓门大喊“Order!”是基本。

结巴型:插嘴的议员多了,有时候“Order!”也说不溜了。

俏皮型:为了不让议员们审美疲劳,伯考先生也是操碎了心。

严厉型:这届议员不好带,有时候凶一点也是必要的。


苦口婆心型:但更多时候,还需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在伯考火遍全球之前,英国人早就开始拿他开涮了。

 ▲“在下议院让大家肃静,但是没有人听宝宝的话,宝宝不开心…”

 ▲“据约翰·伯考透露,他家有一只叫做Order的猫…”

▲“兄弟,你再不听话,我只能用红牌把你罚下场了。”

就连英国媒体也总是拿“Order”做文章,用“乱七八糟”(Out of Order)来玩文字游戏。

下议院议长不好当


英国下议院议长(Speaker of the House of Commons)的最主要职责就是主持下议院的讨论,比如维持议员辩论的秩序、点名让议员发言等,是下议院的首席官员,同时也是面对英国王室的下议院代表。

而议长的职位之所以重要,还要归结于下议院的“吵架文化”。

英国议会制度的源头可以追溯到盎格鲁-撒克逊和诺曼时期英国的古代政府制度,它是出于国家治理需要而自然而然地出现的。在1215年,当时的英格兰国王约翰王(1166年-1216年)在贵族逼宫之下,支持《大宪章》(Magna Carta),同意建立一个顾问机构来协(zhi)助(heng)国王。次年,“议会”(Parliament)这个词就频繁出现了。

枯燥的历史课就到此为止,反正从建立之日起,英国议会经过发展与演变,成为了今天英国民主的基石。英国从两党制起家,这个传统由议会的布局即可看出。虽然现在英国早已实行多党制,但是一百多年来,保守党和工党仍然是最主流的两大政党。

两党抗衡的议会布局带来的结果就是“激烈”的辩论。比如1923年两党因一战服役人员的工作而大打出手,1931年几名议员不服从议长的命令与警卫起冲突,1975年一名议员在辩论激动时把手中的文件扔向对方议员等。

但总体来说,英国议会与许多国家的议会比起来,还是一直秉持“君子动口不动手”。坚持以英国人特有的“毒舌”功力来互相伤害,也就是传说中的“非议会语言”(Unparliamentary Language)。

多年来,在下议院辩论中真实出现过并被严肃批评的一些话语,日积月累下形成了网上这份流传甚广的禁用语清单,比如:

  • 1878年,“A bag of wind”(“满嘴跑火车!”)

  • 1890年,“A parliamentary babe and suckling”(“还没有断奶的议会巨婴”)

  • 1934年,“Lacking in intelligence”(“智商捉急”)

  • 1960年,“Joker in the House” (“来议会是搞笑的吗?”)

虽然真的有点搞笑,但还是能感受到恶意的吧?反正如果有议员说了类似不得体的话,议长就有义务指正,但是在很多次辩论中,一些类似的话语并没有被揪出来指正。所以下议院议长的评判标准是什么,也是个一个谜。


出身普通,争议不断


再回到我们的主人公伯考。伯考出生于1963年,他的爸爸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在青少年时期,伯考是英国排名第一的青少年网球手。

伯考还曾经是右翼的保守党 Monday Club的成员,在从艾克塞斯大学(University of Essex)毕业之后,他当选了保守党学生联合会(Federation of Conservative Students)的主席,从而成功吸引了保守党高层的注意。在1987年和1992年,伯考曾两度代表保守党竞选下议院席位,但均以失败告终。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多年以后,他要成为众多议员的“大家长”。


▲2017年,伯考曾带着他妻子去看温布尔登网球赛,据说他的妻子是一位工党积极支持者

1997年,伯考正式当选为白金汉选区的议员,进入下议院。2001年,他成为保守党影子内阁成员,但在2002年曾因有关领养儿童法的争议,从影子内阁短暂辞职后又再度回归。

在前下议院议长迈克尔·马丁卸任后,他参与竞逐并在2009年取得这一职位。有趣的是,他一直对外极力宣称,自己其实是靠多数工党议员的支持才成功当选的。


▲2013年,伯考在他的伦敦办公室

根据规定,成为议长的议员必须从自己所在政党辞职,从而在担任议长时避免带有个人或任何组织的政治立场,做到中立公正、不偏不倚。

虽然伯考凭借“狮吼功”走红,但是他在政治中立这一方面却曾经引起争议。最有名的事件就是2017年的“反特朗普”事件。

当时,英首相梅姨及保守党政府急于在“脱欧”公投后拉拢美国,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积极示好,邀请其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

有许多反感特朗普的英国民众对此表示反对,并发起了“反特朗普大游行”、“特朗普宝宝气球上天”等各种抗议活动。伯考在下议院明确表示,在特朗普访英期间,坚决反对他在议会发表演讲(通常在下议院发表演讲是对他国元首表示尊重)。

 “在议会两院发表演讲不是自动生成的权利,它是需要自己争取的荣誉。我个人认为他(特朗普)还没有努力获得这种荣誉。”这是伯考当时在下议院的表态,也被多家媒体援引。

换句话说就是外国领导人在英国议会演讲是额外荣誉,川普他不配!

对他的表态反应最大的当然就是保守党了,因为他的极力反对与保守党政府的愿望背道而驰。

他在事后也明确表示,邀请他国元首到上下议院演讲的权力不应该成为“首相手中的玩物”,也不应成为一项“政府特权”,而应当是上下议会议长的职责。这种对首相的“直接叫板”一方面让梅姨很头疼,另一方面却让工党和其他党派“很满意”。

▲2017年6月22日英国下议院开幕时,伯考领着下议院众人浩浩汤汤地去往上议院议事厅


本来伯考被认为将在“脱欧”之后才卸任,但是去年10月,有消息称伯考打算在今年夏天辞去议长职位,这可能与他“欺负”同事的事件有很大关系。

他被指控极端欺凌他的一男一女两名前私人秘书。男秘书辛克萊(Angus Sinclair,下图)向媒体爆料称,有一次因为伯考要看一些资料,他送进来比较慢,伯考就开始数落他是如何令人失望,还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然后突然之间,伯考拿手上的手机砸在他面前的桌上,手机碎成了一片片。

而他的女秘书凯特·埃姆斯(Kate Emms)也在一年之后离职,并患上了创伤后应激综合征(PTSD)。

前高级法院的一位法官在被委托调查后,发现确实存在“紧急且严重的问题”,主要是下议院要求议员“忠诚”的风气变了味,导致“上级对下级的欺凌、干扰甚至性骚扰滋生空间”。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要求他辞职的呼声也越来越大。

不过,最近《观察者》等媒体报道称,伯考的好友表示,伯考已经明确否认了先前关于他的传闻,并且正在“严肃认真”地考虑是否要继续留任到2022年。

报道还说,一位消息人士认为,如果保守党政府是在用这种方式“惩罚”伯考此前对政府事务的一些态度,那么这个算盘打错了,因为伯考完全可以待到这届议会结束再卸任。

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们还会继续看到他的“狮吼功”了。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
Quanshan Chu: 住哪呀,英村没地方了 查看原文 09月27日 17:57
0.387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