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克罗地亚科创圈: 我们从没停止过成长

克罗地亚科创圈: 我们从没停止过成长


本文首发于《华闻周刊》209期“克罗地亚:走出巴尔干”专刊。


一接通伊沃 · 斯皮格尔(Ivo Spigel)的电话,就被告知他正在克罗地亚的海岸享受阳光和美景,我的脑海里瞬间闪过斯普利特和里耶卡几处海岸的缩影。这个素以自然风光和人文古迹闻名的欧洲小国,不仅有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近几年在斯普利特和里耶卡美丽的海岸线上,还纷纷燃起了科技创业的星星之火。

除了斯普利特和里耶卡,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及其第四大城市奧西耶克,都是克罗地亚国内正风生水起的科创生态圈。圈子虽小,也全面涵盖了物联网、金融科技、软件运营等众多科技领域。说起克罗地亚的科技创业,斯皮格尔是一个亲历者,更是一个弄潮人。从IT软件公司Perpetuum-Mobile联合创始人到创业孵化器ZIP联合创始人,他创业的公司和克罗地亚的科创生态一样在同步发展。


从无到有,从萌芽到发展


《华闻周刊》:克罗地亚的科创生态圈,最初是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

斯皮格尔:真正初具规模应该是在五年前,我也一直视自己为参与者。也是那个时候,我跟三位同为创业者的朋友成立了克罗地亚第一个创业孵化器,名为ZIP。随后整个创业圈也开始更加有序地进行发展。

此前,克罗地亚科创并不具备成熟的基础设施,没有共享工作空间,缺乏创业指导和成规模的创业活动,投资也相对有限。而如今的创业者所能得到的资源比以前多得多:更多的创业活动、孵化和加速项目可供创业企业选择,大学也纷纷开始运营自己的孵化器和加速器。当地的投资环境有了长足的发展,我们有天使投资人社群CRANE,近年也创立了本地的风投。而更重要的是,这些年我们跟国外很多创业机构建立了紧密的联系,让克罗地亚优质的创业项目,更容易接触到国际性的投资机构。

ZIP创立这五年间,孵化的创业项目有70个,克罗地亚科创在数量上可能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因为克罗地亚本身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但几年前开始的创业项目这些年在发展规模和速度上都有了明显的提升。


《华闻周刊》:除了刚刚提到的天使投资人社群以及本地风投的出现,这五年还发生过哪些有影响力的科创事件,直接推进了克罗地亚科创生态发展?

斯皮格尔:2012年9月有个很重要的活动,由戴夫·麦克卢尔(Dave McClure)带领的“飞机上的极客”(Geeks on a Plane)活动团队到访了萨格勒布。当时有来自硅谷的30到40个创业者和投资人,他们和我们一起举办了一场大型会议,应该说,这是当地科技创业圈,第一次受到克罗地亚的主流媒体和政界的关注。这场会议当时就得到了时任总统伊沃·约西波维奇的支持,此后政府也开始更多地关心起科创生态,设立了一系列支持项目帮助不同阶段的创业企业。比如我自己的公司Perpetuum-Mobile里一个内部创业项目的研发,通过政府补助,减免了50%的费用。当然,从一个创业者的角度来说,政府还可以做得更多。

同时,这个会议也让国内优质的创业项目开始受到国外成熟投资机构的青睐,从而开始了更加积极和迅速的成长。比如克罗地亚目前发展最成功的科创企业之一、专注于做电动汽车方向的Rimac Automobili,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吸引了国外投资者的注意。

很巧,Rimac最大的投资者是一个中国公司,目前他们的部分合作商和客户也来自中国。Rimac Automobili在2014年11月完成了1000万欧元A轮融资,最大的投资方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以价值700万欧元融资收购了其10%的股份。我在2012年刚接触到这个公司的时候,他们只有15到20个员工,为发展而烦恼,如今这已经是一个超过了200人的公司,这应该算是克罗地亚科创界“旗舰式”的成功案例了。


《华闻周刊》:克罗地亚在2013年加入了欧盟,这对当地科创环境有什么影响?

斯皮格尔:在加入欧盟之前,克罗地亚科技及电子领域的企业其实也很容易与其它国家进行商业合作,但加入欧盟也算是一个跨越式的前进。比如欧洲范围内一些众筹平台的开放,特别是股权众筹的部分,毕竟克罗地亚国内的投资还是相对有限。加入欧盟之后,像伦敦的Seedrs等平台,都成了克罗地亚里创业者重要的融资渠道。

此外,根据一些欧盟的商业规定,一些特殊的商业领域也可以比较容易地在全欧洲范围内开展业务,比如电子银行和跨境支付等。

一个贴切的例子就是金融科技公司Oradian,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并不是克罗地亚人,最后却选择了在这里落地,他们一个很重要的选址标准,就是要是欧盟成员国。

科技人才短缺是短板


《华闻周刊》:除了是欧盟成员国,对于选址在克罗地亚的科创企业来说,这里还有哪些优势?

斯皮格尔:克罗地亚有很好的科技大学,每年都有不少高技工程师从学校毕业投入到科创圈中,不过跟很多科创生态面临的问题一样,科技人才始终都是短缺的。这里程序员薪酬远低于伦敦、柏林,所以从创业成本上看,还算划算。如果你得到了上百万的融资,那这笔钱在克罗地亚一定能比在伦敦用更长的时间。此外,克罗地亚人文地理环境都很不错,生活成本也不算太高,所以能保证较高的生活质量。

当然我们还有很多进步空间,比如政策方面还需要有更灵活的机制,同时也需要将人才需求植入到教育系统之中,这里虽然经常有外国人因为商业活动进进出出,但我们的国际学生数量还是很有限。我更想看到的,就是高校有更多的英语授课专业吸引更多的留学生前来,我们需要这样的国际人才流动。


《华闻周刊》:克罗地亚的融资环境目前究竟发展得如何?

斯皮格尔:一直到两三年前,克罗地亚都没有本地的风投,除了一些天使投资人,在本地几乎融不到资。2015年中南投资(South Central Ventures)成立,在萨格勒布设有办公室,集中在西巴尔干地区进行投资。

他们的投资基本都在A轮,比较倾向于有成熟产品的公司。农业科技软件公司Agrivi去年就从中南投资获得了111万美元的投资。

初创企业相对还是有不同的选择,可以去找天使投资,可以申请政府投资等等。

但是如果克罗地亚政府可以有像伦敦EIS和SEIS这样的税收减免,显然会鼓励更多的人成为天使投资人。

而超过1000万欧元的融资规模,那还是需要瞄准境外投资者,通常这样的企业基本也处于比较成熟的阶段,和国外创投圈有着紧密的联系,想要融到B轮C轮或者获得资金规模比较大的融资也不会太难。

这个圈子有进有出


《华闻周刊》:克罗地亚的创业企业也常获得YC、500 Startups这些国际知名风投以及中国的投资方的青睐。此外,斯洛文尼亚和保加利亚的投资机构在克罗地亚也一直很活跃的,这是否也反映出克罗地亚对外资限制相对较少?

斯皮格尔:在科技创业领域,对境外投资的限制的确是很少。国外投资方对软件和手机应用等进行投资,有一些文书工作要完成,相对来说要求还是比较宽松的。通常境外投资遇到的屏障都是在旅游等传统的行业,特别是涉及到土地等相关法律,政策上的限制就会比较多。


《华闻周刊》:国际投资者在进入的同时,是否也带走了一些克罗地亚优秀的创业项目?

斯皮格尔:很多这里的创业企业在接受国外投资的时候,确实会收到搬迁其总部的要求,但他们通常的操作都是将研发的部分留在克罗地亚,把销售和市场开发等环节搬到投资人所在的国家。就像Farmeron,虽然他们总部搬去了加州,但是他们的研发团队仍然留在克罗地亚,直到半年前被Virtus Nutrition收购,现在他们的团队又在这里开始了新的创业项目。

然而创业企业的操作也各有不同,比如Rimac Automobili至今仍然留在克罗地亚。而且据我所知,他们还拒绝过一些要求总部搬迁的投资意向。再比如去年加入伦敦Techstar加速项目的图像数据库企业Memgraph,项目结束以后,他们就搬回了克罗地亚,在这里迅速地招聘扩张。所以每个创业企业都会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搬出、留下或是搬回。


《华闻周刊》:像Farmeron和Rimac这些成功的科创企业创始人,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反哺克罗地亚的创业生态了?

斯皮格尔:目前这些创业家,可能在资金方面还没有在整个生态系统中投入过多,克罗地亚的创业企业到现在还没有大规模的退出案,多数成功的创业项目也都还在发展当中。一些创业者确实有作为天使投资人进行小规模的投资,但他们的反哺更多地体现在知识和经验的指导上。在ZIP或在其他的创业机构,都有很多成功创业者在为初创项目做创业指导。可以说几乎所有发展到中期阶段的企业创业者,都很积极地在为后起的创业项目提供经验支持,我相信他们在资金上提供支持的现象也指日可待。


《华闻周刊》:整个克罗地亚的科创圈子和欧洲其他国家相比有什么不同?

斯皮格尔:某种程度上其实每个地方的科创圈子都非常相似,大家都追逐同样的科技趋势、遇到相似的创业问题。你去各个地方的科创活动,听到的几乎都是讨论去哪找投资、去哪找科技人才、去哪找联合创始人……克罗地亚的科创圈在这点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同的是,那些比较大的科创生态,像伦敦、斯德歌尔摩、巴黎和柏林,那里确实每天都有更多的事情发生,科创活动和创业项目也更多和更集中。比如在伦敦,你可能每天都能遇到不同的创业者,大家都在你追我赶,所以发展也会更快。但在克罗地亚,圈子很小,创业资源也没有那么集中,比如人才和资金,这是比较小的科创生态的共性,但我们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成长。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Chen Money: 今年新出了反洗钱法,这些学生都大胆作死,肯定会被杀鸡儆猴的,如果不没收,那么会被其他案件引用,以后洗钱就更猖獗了,一定会严判。律所的朋友说,钱是不可能退还的,因为这些人根本不可能证明自己没有参与和不知情,更何况一大堆现金存你卡里,肯定多少知道是偷税或者交易毒品的脏钱吧。犯罪记录也是一定会留下的,到时候这些人会在欧洲留下犯罪记录,以后入境英国都难。如果可以还是早点回国吧,至少不会去服刑做义工。大使馆根本不可能为了真的犯罪而和英国执法调查机构撕,人家是人赃俱获。放过你,以后怎么儆效尤。 查看原文 08月23日 18:38
tianjicao_gmail_com: 漂泊在外,最牵挂就是父母了,愿每个家庭安好! 查看原文 05月27日 10:12
Education House: 文章内容不全面,不符合实际内容,在没有了解实际情况下希望律师不要随便给出评论。谢谢,希望作者可以对内容进行修改或者删除。。不全面的调查编写译文会对当事人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创伤。 查看原文 05月19日 09:24
arachni_email_gr: 1"'`--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08:59
褚泉山: 给力 查看原文 10月12日 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