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中国为何不愿见到英国“脱欧”

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中国为何不愿见到英国“脱欧”


导读:12月12日英国举行大选,最终,由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取得大胜。 一周以后,英国下议院通过了由首相约翰逊提出的脱欧协议法案,该法案将在下议院和上议院进行进一步审查。 鲍里斯·约翰逊曾承诺,赢得大选后,会在100天内实现英国脱欧;但对于联合王国而言,脱欧只是开始,未来仍一团混乱。 观察者网就此采访了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原副代表、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原公使衔参赞周小明先生。


(采访、整理 朱敏洁)

观察者网:在不久前结束的英国大选中,英国保守党大胜,有媒体用32年来的大胜利来形容,能否请您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反映出了英国社会的什么问题?

周小明:有评论认为,保守党赢得大选的事实证明,脱欧是英国老百姓的最终选择。保守党在大选中一直打的就是脱欧牌。他们响亮地提出要“把脱欧搞定”。其实,保守党并没有获得英国大多数选民的支持。首相约翰逊本人在就职演说中也不得不坦诚,“你们在投保守党的票以前,可能手还在颤抖,心里想着下次是不是要投给工党”。

不可否认,脱欧反映了众多选民的意愿。但是,保守党大胜不是由脱欧这一因素独自决定的,而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综合结果。首先是英国民众和工商界的脱欧厌倦症。脱欧反反复复,一波三折,折腾了三年多,让英国老百姓不厌其烦,忍耐到了极限。他们渴望快刀斩乱麻,尽快结束这场无休止的拉锯战。保守党“把脱欧搞定”的口号迎合了很多民众“厌战“的心愿。

我的一些英国商界的朋友过去几年一直反对脱欧。12月12日大选那天一早,我却看到他们在微信朋友圈里呼吁“搞定它”。他们受够了脱欧前景不明朗的煎熬。广大英国工商界也是如此。大企业和那些同欧盟地区生意往来比较多的中小企业原来大都反对脱欧,但近期它们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脱欧的不确定性使他们无法就重大商业问题做出决策。在很多企业眼里,脱欧不确定性的风险已经远远大于脱欧。因此,保守党赢得了大选,与其说是英国人民受够了欧盟,不如说是相当数量的选民急于摆脱脱欧前景不明朗的困境。

英国大选出口民调显示保守党大胜

保守党赢得大选,也是英国民众、特别是资本,对工党的执政纲领的抛弃。主要反对党工党的经济政策将给英国带来颠覆性的变化。这次大选被英国一些媒体称为“这代人最重要的大选”,它们认为,大选结果将决定英国今后几十年走什么道路。上世纪80年代,撒切尔夫人搞私有化,解散工会。几十年过去了,她的政治遗产延续至今。如果这次工党上台执政,所产生的后果也不是其后几届政府所能逆转的。

工党提出对供水、电力、铁路及邮政等行业实行国有化,而且补偿不按市场价格进行。工党还要把大公司的股权无偿分配给职工,要求职工参与董事会。虽然工党激进的经济政策比较受年轻人欢迎,但吓跑了不少选民,更令工商界忧心忡忡。去年十月,英国商界朋友同我谈到英国大选时,就对英国的前途非常担心,预感英国很可能要发生巨变,经历一场激烈的社会和经济变革。当大选初步结果显示保守党将在议会占多数席位时,英镑和英国股市双双飙升。资本长长松了一口气,对它们而言,工党上台的危险远比脱欧大得多。

应该说,英国主流媒体对工党领袖科尔宾的负面报道和评论也助了保守党一臂之力。它们质疑工党的执政纲领,称其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社会主义的产物,把科尔宾描绘成反犹太、反西方的怪人,强权政治的支持者,普京和卡斯特罗的好朋友,结果导致很多选民对科尔宾十分反感。科尔宾成了保守党击败工党的“秘密武器”,就像英国《金融时报》引用一名资深保守党议员所说的那样,“脱欧(这个口号)很重要,但让我们赢得大选的是科尔宾”。

其实,无论是科尔宾还是约翰逊,在选民中的口碑都不好。很多选民认为他们都不是当首相的料。不认可他们的选民远多于肯定他们的选民。他们之间所不同的是,科尔宾比约翰逊的负面评价多得多。以我与约翰逊的接触来看,这个人还是比较接地气的。他在演说中同听众的互动绝佳,往往开口不到三分钟,就会引爆笑声。他一个短短的几分钟的演说,能产生几次哄堂大笑。就职演说本来是非常严肃的。但他是这样结束他的演说的:“让我们完成脱欧吧。但是,朋友们,首先我们还得把早餐做好”。他当伦敦市长期间,上下班骑自行车。有一次,我去出席一个国际金融研讨会,亲眼看见他大冬天里骑着车飞奔过来,然后在会场门口跳下自行车,把车推到一边,外衣一脱,露出里面的西服和领带,独自一人大步流星走进会场。

这次大选要求选民在科尔宾与约翰逊之间,在脱欧的不确定性与前景明朗之间,做出抉择。事实上,对很多选民来说,哪种选项都不符合他们的意愿,只好两恶取其轻。应该说,保守党赢得大选的背后,满是选民的无奈。

上周五,英国下议院通过“脱欧法案”二读。这标志着脱欧无可挽回,明年1月31日英国将同欧盟正式分手。英国脱欧大剧终将降下帷幕。伴随而来的是,47年来英国作为欧盟成员的身份行将结束。

英国脱欧是英欧的“离婚”,但它们以后还要一起过日子。欧盟仍然是英国的近邻,也是它最大的经济伙伴。今后两者之间的关系,需要通过双方谈判来确定。明年1月31日,英国进入脱欧过渡期,直至年底为止。在这11个月的时间里,英国不再派代表出席欧盟部长理事会和欧洲峰会,也没有资格参与欧盟的决策。欧委会的英方委员前些日子期满离任后,连办公室都已经被改作它用。然而,英国仍将享受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好处。英欧之间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继续适用欧盟成员的待遇,称得上是“两国一制”。

上周五,英国下议院通过“脱欧法案”二读

观察者网:虽然约翰逊带领的保守党取得大选胜利,但事实上要面临的难题非常多,除了脱欧以外,主要还有哪些方面?

周小明:对脱欧落地,英国国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保守党欢天喜地。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则称之为“灾难”。

大选后,约翰逊的保守党政府将面临三大挑战。首先,同欧盟按期达成自贸协定。英欧几十年的关系解除了,新关系亟待重建。当务之急是达成一个全面的自贸协定。约翰逊计划在明年年底前缔结自贸协定,并准备立法禁止延长过渡期。外界普遍认为,在明年年底前缔结自贸协定,几乎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使命。欧委会主席坦诚,这个时间表极具挑战性。欧盟负责脱欧事务谈判的首席代表巴尼尔则表示,完成如此复杂的贸易谈判,通常需要三、四年。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在11个月里,至多只能完成货物贸易的谈判。在这一领域,欧盟一直保持顺差。而在英国占有优势的服务贸易的谈判,可能只好留到以后。

贸易谈判的进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英国有多大意愿同欧盟的规章制度保持一致。欧盟要求英国遵守其有关劳工权益、税收、竞争法、环境保护和国家补贴政策等方面的标准,以确保公平竞争环境。然而,在大选竞选期间,约翰逊承诺对陷于严重困难的产业提供更多国家援助,还要推行“买英国货”政策。这些举措将不可避免地同欧盟产生矛盾,使贸易协定谈判复杂化,增加硬脱欧的风险,出现“经济悬崖”(economic cliff edge)。

约翰逊破釜沉舟,禁止延长脱欧过渡期,堵了自己的退路。刨去文本核对、翻译及提交所需时间,实际谈判时间只有6个月。如果英欧双方不能在明年年底前完成贸易协议谈判,英国出口到欧盟的产品将按世贸组织成员的条件处理,将被欧盟征收关税,受到配额的限制。根据一些经济学家的测算,如果是这样,仅英国汽车生产就可能下降1/3。英国年产汽车100多万辆,目前大部分都出口欧洲。由于这种担忧,近日,英镑兑换美元的汇率比大选结果宣布当天下跌了三个多百分点,回归到大选前的水平。显然,由于英欧贸易协议前景不明朗,工商界对未来的担忧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大选后市场上出现的慰藉昙花一现,很快让位于“经济悬崖”这一新的不确定性。

第二个挑战是捍卫联合王国的完整。英国脱欧困境的终结可能意味着联合王国解体的开始,预示联合王国走向终点。这次大选中,支持苏格兰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大获全胜,获得了该选区59个席位中的48个,成了最大的赢家。同英格兰和威尔士相反,苏格兰大多数选民赞成留在欧盟。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认为,苏格兰人民决定自身未来的时候到了。根据《苏格兰法》,没有英国议会的批准,不能举行对联合王国和苏格兰均有约束力的公投。2014年,苏格兰独立派在公投中曾以45:55败北。但是,最新民调显示,支持独立的选民已接近一半。斯特金计划近期向英国议会提交第二次独立公投的申请。英国《金融时报》的社论称,苏格兰独立战已经打响。联合王国的完整问题正走向英国的政治中心。

鲍里斯·约翰逊、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右)

苏格兰独立问题曾让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伤透脑筋。他在自传中说,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前,他曾多次半夜惊醒,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苏格兰独立运动也将使约翰逊面临严峻挑战,他表示,将断然拒绝苏格兰明年举行第二次公投的申请。但这样做也可能适得其反,给苏格兰独立运动火上添油,加剧民族矛盾。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说过,英国任何政党或政客都无权阻挡苏格兰的民族自决。英国舆论认为,如果苏格兰民族党赢得2021年苏格兰地方大选,英国政府可能无法继续无视民意。在苏格兰独立浪潮持续高涨的情况下,让步也许是约翰逊的唯一选择。这两年内能否举行公投,还要看双方博弈。预计双方2020年圣诞节后将很快开足马力去争取民心。

在苏格兰对面的北爱尔兰上空,分裂的乌云也在开始集聚。一方面,主张同爱尔兰统一的天主教人口开始超过支持留在联合王国的新教徒人口。另一方面,约翰逊同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使新教徒很受伤。“边境保障协议”规定,在北爱尔兰和英格兰之间的爱尔兰海设置一条监管检查边界。这一条款实际上是把北爱继续留在欧盟关税同盟里,同爱尔兰绑在一起,在物理上把它同联合王国其它地方隔离。新教徒们担心,长此以往,北爱将同英格兰疏远,一步一步滑向爱尔兰。由此看来,英国有人批评约翰逊“爱脱欧不爱大英帝国”,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第三,振兴经济。自三年半前脱欧公投以来,英国经济几乎停滞不前,增长低于其它27个欧盟成员国的平均增长水平。英国经济目前还没有找到新的增长动能。新政府可能增加几百亿的开支,投到教育、卫生及基础设施建设中去,但公共开支对经济的刺激非常有限,无法扭转经济颓势。

根据预测,英国经济明年可能增长1%左右,后年可能出现衰退。经济如此萎靡不振主要是脱欧引起的。经济学家测算,脱欧可能造成英国国民生产总值明后年损失1.1%—2.6%。英欧贸易约占英国全部进出口的一半。无论是硬脱欧,还是软脱欧,都会造成英国与欧盟之间经济往来的减少。这一损失在短时间内是其它市场无法补偿的。

约翰逊在议会表示,通过脱欧,英国将重新团结起来,并屹立于世界之巅。但是,最终结果可能应了那句流行语: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保守党赢得了大选,成功地实现了脱欧,但可能输掉了英国的未来。

观察者网:大选结束后,有观点提出,工党无法将英国国内的留欧派组成统一战线,导致最终输给了得票率未超50%以上的脱欧派,因为保守党的得票率是40%多,而将一些支持留欧的党派的选票加起来,超过50%,您对此怎么看?

周小明:从这一点看,脱欧并不是英国大多数人的选择。保守党赢了大选不意味着英国大多数选民支持同欧盟分手。工党大选失利的一个原因是,在脱欧问题上犹豫不决,到了最后关头才提出再次举行脱欧公投。工党既想留欧,但又怕失去脱欧那部分选民的支持,迟迟下不了决心。如果果断地打出留欧的旗号,大选结果也许会不同。但是,脱欧也许有它的历史必然性。

观察者网:绝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脱欧对英国经济不利。脱欧究竟有什么好处?

周小明:约翰逊的脱欧口号是“夺回掌控权”,也就是从欧盟手中收回立法权、司法权,收回贸易政策制定权。英国不再向欧盟交纳巨额会费,接受欧盟的移民配额,遵守欧盟的规章制度。比如,明年1月31日以后,欧盟27国的人员就不能自由进出英国,英国便可以有效控制移民,英国低薪阶层不用再担心欧盟国家的移民抢他们的饭碗。英国作为欧盟的成员国不能同中国商签自贸协定,六、七年前,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推动中欧自贸区谈判,但由于欧盟缺乏兴趣,中欧自贸协定谈判现在还没迈出第一步。英国脱欧以后,只要双方有意愿,可以马上启动中英自贸协定谈判。

再如,英国人对中医的认可度很高。2008年,我曾带中国医药保健品代表团访问英国。当时,英国有1000多家中医诊所。但到了2011年,欧盟要求中成药按照西药的标准,做临床试验并注册。英国再也没法进口中成药。现在整个英伦三岛的中医诊所只剩下几十家。脱欧后,如果英国政府愿意为英国老百姓办点实事,完全可以重新开放中成药市场。

观察者网:现在中美对抗的态势下,英国政府对华政策的走向如何?大选结果出来后,美国特朗普发推特祝贺,并称英美协议的好处将远胜英欧协议,约翰逊会接招吗?

周小明:中国内心是不赞成英国脱欧的。强大的欧盟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希望这个世界不是单极的,而是多极的,而欧盟则是其中重要一极。但是,对特朗普政府来说,英国脱欧可以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既削弱欧盟,降低欧盟成为美国竞争对手的可能性,又可能让英国孤独无援,从而对美国更加依赖,更加顺从。现在的问题是:英国从欧盟手中“收回掌控权”后,会不会同美国共享,英国因此“出了狼窝进了虎穴”?

美国为了实现遏制中国崛起的目标,正在组成国际反华联盟。在这一背景下,中英关系中的美国因素将越来越突出。英国自诩同美国有“特殊关系”,处于美国盟友的核心层。美国必然要求英国同它步调一致,迫使英国在中美之间选边。这样,中英关系必将承受美国强大、粗暴的压力,不可避免地受到美国的干扰和破坏。在中美对立的情况下,英国根据自身利益独立做出决定,有时将非常困难。

平衡中美问题,会像走钢丝一样。比如华为5G技术,英国安全部门已经有结论:对英国国家安全不构成威胁。上一届英国政府也已决定允许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非核心部分的建设。但是,约翰逊最近提出,采用华为5G技术,不能损害“五眼联盟”的合作。

可以预料,今后美国的压力极有可能导致英国在对华立场上出现前后矛盾和反复,做出一些伤害中英双方利益的事来。中英关系因而出现波折,甚至倒退,不是不可想象的。英国如果与美国为伍,遏制中国发展,会有后果的。2012年5月,英国首相卡梅伦不顾中方的多次交涉,同达赖“私下会晤”,导致中英关系冻结长达一年半之久。这种教训值得中英双方记取。

特朗普称,英美协议的好处将远胜英欧协议。但他的目的是拉英国下水,把英国同美国绑得更紧。在“美国优先”指导思想下,美国不太可能给英国特殊照顾。特朗普的说法最终会被证明是口惠而实不至。

特朗普发推祝贺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在大选中获胜

除了美国的干扰破环外,英国一些人的固化思维也将继续在英国对华政策中起到消极作用。他们往往戴着有色眼镜来看中国,以意识形态判断是非。我记得,2012年冬天,我去牛津大学出席一个有关“十八大”的论坛,其中一位同台辩论的人士是牛津大学的院长,也是位著名的政治评论家。他反驳我的观点,声称“十八大提出的纲领是中共垂死挣扎的体现”。我有一些对华很友好的英国朋友,当看到英国政府对中国人权说三道四时,他们只认为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不可取,但内心依然认为英国站在道义制高点。由于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作崇,英国会时不时找我们的茬,派战舰到南海扬武耀威,对香港事务和人权问题指手划脚。这些“不良习惯”一下子恐怕也是改不了的。

英国大选前,观察者网对我作了采访。采访在网上登出时,用了这么一个标题:在离开欧盟的日子里,英国可能会“想念”中国。结果,有些网友很不以为然,戏称:英国躺在美国的床上,想念中国。

事实上,英国对美国也不是事事言听计从,涉及自身关键利益的事,也会去争取,不至于不放一枪就投降,比如维护“伊核条约”所做的努力就是一个例证。从约翰逊最近的几次表态看,他的对华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今年7月,他在媒体采访中自称“非常亲华”,表现出同中国加强合作的强烈愿望。最近,在北约首脑会的记者招待会上,他又表示“我不认为北约跟中国是对手”。有理由相信,约翰逊在处理英中关系时会权衡再三,一边倒向美国的可能性不大。因此,我对未来中英关系的看法,用一句外交辞令概括,叫做“审慎乐观”。

有的网友可能会问,中英为什么要合作?两国有很多共同利益。中英都主张维护多边贸易体制,致力于打造开放包容的世界经济。英国脱欧后,中国将失去制衡欧盟内部的贸易保护主义的一支重要力量,但与此同时,中英可望成为维护自由贸易的同盟军。

中国现代化的实现,需要我们去团结尽可能多的人,凝聚尽可能大的力量。在国际上,中国需要构造尽可能大的关系网络,结交尽可能多的朋友,包括英国。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英国国力虽然今不如昔,但仍然是当今世界上具有重大影响的国家之一,也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常”之一,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六。它的影响远远超出自身6000多万人口和24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媒体影响力全球排第二。在英国接受过教育的外国国家元首多达五十多人。

中英在经贸、科技、金融、教育等众多领域合作空间广大。中英是天然的合作伙伴,比如,英国科技创新能力全球领先。世界上诺贝尔奖获得者超过100人的国家只有两个,英国是其中之一。如今,英国在生物医药、干细胞、大数据、新材料等领域,在世界上也占有很强地位。相比其它西方国家,英国对华更加开放,对中国投资限制少。约翰逊明确表示欢迎中国投资。据我所知,中资企业在英国的并购至今还没有一起遭到英国政府拒绝。今年,中资对美、德等发达国家的投资锐减,只过去正常年份的几分之一,但中国对英投资增长势头不减。面对这种互利的合作,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上一篇 下一篇

0条评论
最新 最早 最热
:
刚刚
相关文章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amp13319216570_163_com: dfewfew 查看原文 04月17日 16:50
amp13319216570_163_com: 大国风范qqq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0:28
amp13319216570_163_com: 发表评论123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0:25
amp13319216570_163_com: 我也觉得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0:24
amp13319216570_163_com: 你说的对呀,我很认同你的观点lzx123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0:21
0.450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