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轻阅读 / 闯荡英国出版圈的中国插画师:从“伦漂”到童书作者,身心自由即是理想生活

闯荡英国出版圈的中国插画师:从“伦漂”到童书作者,身心自由即是理想生活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华闻派”(ukwutuobang)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5月31日,一场别开生面的童书朗读会在伦敦东部的Discover Children’s Story Centre举行。

童书的朗读者是李一婧,她朗读的书,正是她用英文撰写并绘画的首本童书——《Through the Forest》。

big_700_62b47a4b966fc.jpg

▲李一婧在书店里和读者分享她的童书

尽管在朗读过程中,一婧不时会被现场幼童的哭闹声或者各种“小意外”打断,但绝大部分时间里,孩子们都在专注地听她讲故事。

“他们完全沉浸在我塑造的故事里,这是最让我感动的。”

今年春天,《Through the Forest》先在美国出版,后又在英国上市,之后还会在韩国出版。书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她新冠疫情时期的经历。

令人意外的是,李一婧此前的专业虽与艺术及设计相关,她却并没有专门去学习过插画,能成为插画师和童书作者实属机缘巧合。在此之前,她也没有任何英国出版界的现成资源。

她深知,作为少数族裔的新人插画师,想要在这个圈子里“出头”,能力、人脉和运气缺一不可。

big_700_62b47a4b78017.jpg

▲成为插画师后的李一婧

凭借着追求梦想的勇气和坚持不懈的努力,一婧一步一个脚印,逐渐敲开了英国出版界的大门。


追梦受挫,把危机变成转机

2020年,是李一婧的事业转折之年。

年初时,一婧关闭了和合作同伴共同运营了五年的工作室。她也因此正式成为了一名自由职业的插画师。

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但一婧却异常坚定。

2011年夏天,一婧从伦敦艺术大学下属的伦敦传媒学院平面设计专业硕士毕业。她原来计划着回国从事书籍设计和插画绘制方面的工作,后来在导师劝说下,一婧申请了最后一年的PSW(Post Study Working Visa)签证,也因此留在了英国。

当时她一边找出版社的实习工作,一边在各种地方打工,偶尔还去欧洲旅行。

机缘巧合下,一婧遇到了合作伙伴,一位学编导的中国女孩,两人随后共同成立了工作室。

两人互有分工,也相互合作。合作伙伴负责视频方面的工作,一婧则负责所有与平面相关的工作。

big_700_62b47a7ce01be.jpg

▲在工作室创业期间,李一婧的部分商业设计作品 

为了生计,她们接的活儿大部分是报酬较丰厚的企业形象设计工作。尽管如此,两人的创业历程仍然非常艰难,最关键的是,工作内容也和一婧想做的出版物设计相差甚远。

虽然在创业的那几年里,一婧追梦的脚步时常因为生计原因而放慢,但她不但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反而更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心中想当插画师的这团火越烧越旺了。“在工作室关闭前两年里,我一直坚持画插画练手,也投稿参加了不少比赛。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时机出现。”

2020年初,她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果断关掉了工作室,甚至连工作室的网站也关闭了。“我编辑好了作品集,打印了宣传资料,还预订了票去书展,确定了面谈的几位编辑。”

正当她准备在出版界小试牛刀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席卷了全球。“所有活动突然都停止了,大家都不知所措。”

在疫情开始的头几个月里,一婧除了帮老顾客做一些平面设计的工作,完全没有接到其他的与插画相关的活儿。

“疫情前,我只是打算为已有的文字、故事创作插画,但疫情封城,我与外界所有的联系忽然都被切断了。”一婧失去了与文字撰写者合作的机会。“这样下去可不行,干脆我自己写故事,再自己画出来。”

故事的灵感正源于疫情封城期间,她转投插画行业,却因疫情受挫的这段经历。“那时的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迷失感,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在森林里迷路的小孩,也就是这个故事主角的原型。”

big_700_62b47aa0555cf.jpg

▲《Through the Forest》的内容第一次出现在一婧的笔记本里

当小孩和巨人穿过森林时,他发现了散落在各处的遗失物品,有风车、风筝、碎瓷片和相框等等,这些物品的灵感来自一婧和她身边朋友童年深处最重要的记忆。

孩子每捡起一件物品,就会唤醒一段记忆。这些纪念品渐渐塞满了巨人原本空空如也的肚子,也指引着两人最终找到了穿越森林的路……

有了灵感后,一婧很快就把故事结构画了出来。

big_700_62b47aba0e413.jpg

▲一婧自己制作的《Through the Forest》小样书

与此同时,她网购了相关书籍,并通过网络课程开始自学如何创作童书,研究和了解各年龄段的儿童心理,分析不同的写作绘画风格。此外,她还学习了童书出版的大概流程,包括如何绘制故事板,如何联系出版社等等。《Through the Forest》就是按照这些学习到的方法,一步一步试出来的。


初闯英国出版圈,中国插画师的优缺点明显

“故事里的巨人之所以叫’空’(Emptiness),是因为它正代表了我那时内心的空虚。”李一婧说,画《Through the Forest》和联系出版社的过程,也是自己找寻自我和疗愈自己的过程。

她笑说,向英国出版社“推销”自己的经历,其实和很多人找工作的经历类似。

一婧从网上收集了一些出版社的邮箱地址,挑选了其中七八家,一家家地把自我介绍、完整的故事板和几幅完成度较高的插画给对方发过去。

big_700_62b47ad5710a5.jpg

▲在创作《Through the Forest》过程中,一婧的工作台

一婧回忆说,第一轮邮件发完后,她收到的大多数编辑们的反馈是:“很喜欢这个故事,但感觉有一点黑暗,可能不太适合作为童书出版。”

一婧并不气馁,她对故事大纲进行了修改,又发出了第二轮邮件。

“我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令人意外的是,这轮邮件大概发出去了一周,一婧就接到了Lantana Publishing的邮件。对方表示:愿意尝试和她合作,把这个故事发表出来。

“你现在看到的这个版本,其实是经过了挺多遍修改的。”一婧一边翻着手里的样书,一边对华闻君说。

big_700_62b47af08f8a0.jpg

▲《Through the Forest》的手稿

英国出版社比较尊重创作者个人的表达,编辑除了帮一婧修改写作上的硬伤,基本保持了故事的原貌。“对于插画,他们几乎一点都没有干预,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

一开始,一婧并没有特意把书里的主角设定成一个亚洲面孔的孩子。“我觉得这个故事是适用于所有人的。”后来编辑认为,在英国的童书市场里,以亚洲小孩为主角的童书相对匮乏,因此建议她,把小男孩设定成亚裔。

big_700_62b47b06af9ce.jpg

▲2022年初,一婧第一次拿到《Through the Forest》样书

自己绘著的童书能在英国出版,李一婧坦言“很幸运”。“英国的出版圈相对保守和封闭,有固定的圈子,新人插画师要想比较轻松地挤进这个圈子,需要一定的人脉或基础。”

“这里的基础是指,你已经从业了一段时间,积累了丰富的作品,或者和很厉害的客户有过合作关系。”一婧进一步解释道,“来自中国的插画师,也许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能力,并且在国内累积了良好的基础,但不一定有英国出版圈的人脉和运气。尤其是人脉,几乎完全不具备。”

big_700_62b47b2b93df9.jpg

▲《Through the Forest》各阶段的故事板

一婧同时认为,中国插画师也有自己的优势。“我们在审美及绘画语言上的独特意趣,使得我们创作的故事,多多少少都带着点东方的独特韵味。对西方读者来说,会有新鲜感,在市场上也比较有吸引力。”

在《Through the Forest》的插画上,李一婧运用了很多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技巧,例如渲染、留白等。“这些不是我刻意营造的,而是我从小到大,受中国水墨绘画的熏陶,在创作时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

big_700_62b47b80ae0c0.jpg

▲在画《Through the Forest》的过程中,还有些渲染的肌理是一婧无意间造成的

一婧在着手出版第一本童书的同时,还获得了2020年度Faber Andlyn Prize 授予的“高度赞誉插画师”的称号。

Faber Andlyn Prize是业内一个比较新的奖项,是由英国出版社 Faber&Faber 和代理事务所Andlyn Literary Agency合作创办的,旨在挖掘和推广新入行的未被代理的少数族裔背景的插画师和文字作者。

这对从来没有专业学习过画插画的李一婧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这个奖项很重要,说明我的专业能力已经被业界认可了。”


手握改变的力量

通常来说,在新书出版后,英国出版社会为作者安排一些宣传活动,比如在书店或学校组织朗读会,由作者进行朗读,并邀请读者参加,增加双方的互动。

出版社也为李一婧安排了类似的活动。在接到“任务”后,一婧虽然嘴巴上毫不犹豫地说了“OK”,但其实心里十分忐忑。

big_700_62b47b9dca055.jpg

▲在书店为读者读《Through the Forest》

“我有很多担忧。第一,我没有任何经验;第二,我是一个害羞的人,很担心在公众的眼光下讲演,尤其要面对小孩。小孩其实是非常单纯和诚实的,他们会直接表达‘不喜欢’、‘没兴趣’,我尤其害怕这一点。”

为了准备在公众面前朗读,一婧专门上网观摩了其他童书作者给孩子讲故事的视频,还准备了一些与孩子互动的小道具。这些都是她在单纯做插画师时,不需要面对的。

与小孩接触后,一婧的很多疑虑也被打消了。“孩子们对我非常仁慈,也似乎喜欢这本书,也能读懂故事背后的一点悲伤。他们用真诚的眼神告诉我:我可以做一个绘著者。我很感谢他们。”

让一婧记忆最深刻的,是到一所小学,为7到8岁的小学生读书。

big_700_62b479e6eafc4.jpg

▲一婧作为童书作者,访问东伦敦的一所小学

这所学校位于东伦敦,绝大部分孩子来自不富裕的少数族裔家庭。“他们聚精会神地听我念故事,然后问我各种各样的问题,有的问题甚至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比如一个孩子问她:“书里这个小男孩的爸爸妈妈是不是不在一起了?他们是不是离婚了?他的妈妈是不是去世了?”

还有的孩子会兴奋地告诉一婧:有一天,他们也想画画、写书,或是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

big_700_62b479e57e2ff.jpg

▲小学生为《Through the Forest》上色

“我能感觉到,因为《Through the Forest》这本书,我的身份改变了,变成了‘作者’,我能鼓舞和启发这些孩子。”她接着说,“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绘本有温柔改变的力量。现在,我拥有了这个小小的、可以去改变的力量,责任也比单纯的’插画师’更大了。”


没有阅历的人,不会成为好的童书作者

业余时间里,李一婧爱好广泛。她喜欢攀岩,也因此结识了自己的先生。

big_700_62b479dfb2457.jpg

▲攀岩时的李一婧

攀岩和画画,这两个爱好一动一静,看似完全没有联系,但在李一婧看来,它们有着相似之处。

“当你有一条艰难的岩线要去攻克时,你必须要经过很多乏味的体力训练,需要不断去尝试,不断在细节上去寻找最佳技巧,然后还要经受住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她说,画画也一样,当你有一个项目要去完成时,你必须经过很多探索、尝试和学习,必须经历重重考验和失败。“最终画成的那一次,就像攀岩里的术语‘in the zone’,你整个人仿佛就在‘zone’里,和你一起面对这个时刻的,只有你自己。”

big_700_62b479e031701.jpg

▲一婧认为,攀岩和画画的过程,有着相似之处

一婧拿《Through the Forest》举例说:“书里有些线条看起来轻松潦草,其实背后是无数的尝试,有无数根被废弃的线条。”她补充道,“攀岩和画画,都很艰难,但都让我确定了自己的存在,并且都能给我带来单纯的快乐。”

旅行是一婧另一大爱好。疫情前,她和先生开着一辆改造过的箱型货车,到欧洲各国边旅游边工作。有时,一待就是两三个月。他们住在车里,生活非常简单,开销极低。

“我们事先不会做太详细的计划。我们都喜欢攀岩,所以会选几个攀岩集中的地区落脚。如果看到美丽的风景和感兴趣的地方,就待久一点。”在欧洲“游走”期间,李一婧会带上自己画画的“家伙”,在旅行的间隙,坐在车上画画。

big_700_62b479d4f2f1b.jpg

▲一婧和先生喜欢开着改装车在欧洲“游走”

这样的生活,除了能让她体验不同文化,品尝新鲜美食,欣赏别样风景之外,还让她有机会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这时,一婧的注意力会非常集中,观察力异常敏锐,思维也特别清晰。

big_700_62b479da15bb2.jpg

▲在改装车里烹饪美食

“我通过旅行认识了世界和自己,也从中获取灵感与能量,在心中埋下的种子,或许今后某个时机会生根发芽,生长成故事与图画。”

为了捕捉稍纵即逝的灵感,无论去哪,李一婧都会随身携带小笔记本,当在生活里或旅行中遇到任何有趣的事情,她就会快速地在笔记本上记录当时的想法,或者画下她观察到的人和事物。

big_700_62b479dfe6ae8.jpg

▲旅行中,一婧在笔记本里随手画的画

这些小本子,也成了她源源不断的创作宝库。一婧笑说:“很多时候,不是我去找灵感,而是等它来找我。”

如果没有特定的安排,一婧每天会睡到自然醒,醒了就开始读书。“小说、纪实、科幻、短故事……各类型、中英文的书,我都爱看。”她觉得,如果要继续写作,大量阅读必不可少。

big_700_62b479d67761d.jpg

▲一婧在旅行中画的小画

午饭之后,她才会回回邮件,然后开始做手上的工作。如果还有闲暇的时间,她会去攀攀岩。

在一婧看来,要成为出色的童书撰写者,除了要持续阅读和写作之外,还要有一定的阅历。“如果我刚刚毕业,就想进入这个行业,没有接触过这么多人,没做过这么多份工作,没去过这么多地方旅行,也许,我不会有机会出版自己的童书。”

big_700_62b479d8e68b6.jpg

▲从改装车里看到的风景

在谈到何时出版第二本童书时,一婧说这是件“很奢侈的事”。“需要有值得传达的信息,要有足够的画功去配得上这个故事,我才会去做一本书。出书对我来说,真的很珍贵。”

“一本好的童书也不仅仅只是给小孩看的,它是能陪伴小孩成长的。当孩子长到一定的年龄,甚至成为了大人,当他再回头看这本书的时候,是能看到另一层含义的。”

现在,李一婧著绘的第二本童书也已经完成了故事板,她正在寻找感兴趣的出版社出版。“目前得到的反馈还是不错的,希望年内能有结果。”

除了自己绘著童书之外,李一婧也在为别人撰写的故事,创作漫画风格的插画。此外,她手上还有一些其他项目,比如给成年人读的小说画插画,以及为书籍设计封面和海报等。

big_700_62b479d9c1843.jpg

▲旅行中看到的美景也会成为一婧的灵感来源

“我挺享受为不同的书籍做插画设计的。”她笑着说,“我非常确定‘用图讲故事’是我一辈子要追求的事业。”

至于其他形态的设计,李一婧也在探索。“比如画书封插画,也是‘用图讲故事’,但讲故事的方法不一样,同样很有趣。”

谈到心目中的理想生活,李一婧的想法也很简单:“能画画,能旅行,身心皆自由,就可以了。”


华闻派

《华闻周刊》官方微信公众号——华闻派(ID:ukwutuobang)。读华闻,看世界可以更直接。

上一篇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twitter上有个人说去年十月美国已经有疫情了。https://twitter.com/_fuckyournorm/status/1241029757761982464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7:02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人在温哥华》报道称“死亡人数逼近9万 美卫生部长开始甩锅有色人种”https://info.vanpeople.com/?action-viewnews-catid-50-itemid-1075907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6:55
dengbao20190516_126_com: Infotagion媒体写了一篇关于“事实检查:COVID-19是由美国军事实验室制造的吗?”大家来看看吧https://infotagion.com/factcheck-was-covid-19-created-by-a-us-military-lab/ 查看原文 06月12日 16:47
amp13319216570_163_com: dfewfew 查看原文 04月17日 16:50
amp13319216570_163_com: 大国风范qqq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0:28